谜踪之国第四部,在线阅读

金沙国际官网手机网址,汉人接触到热海潮汐形成的与流,身卜便被灼出片燎溅,川旧周围的山鬼则已四散逃窜,纷纷躲进了洞穴高处的裂缝,却没有一个敢接近“拜蛇人石碑”
司马灰等人被逼无奈,只好扔下火把,扶起受伤的胜香邻,在枯骨堆中连滚带爬地向后撤退,又从原路攀上“拜蛇人石碑”顶端,发现石碑后面仍是阴森森的十分冰冷。可能是地形使灼热的气流向上涌动。波及不到此处。
四个人疲于奔命,爬到石碑上方之后几欲虚脱,呼呼喘着粗气,再也无法挪动半步。
司马灰挣扎起身检视胜香邻的伤势,原来深坑中乱骨磷绚,只不过被一根断骨发小了道口子,失血很多,索性伤得不深,他和罗大舌头这才放下心来,先请高思扬给胜香邻处置了伤口,然后将水壶里剩下的清水分开喝了,停在石碑上稍作喘息。
众人在边缘俯窥石碑后面的大洞。矿灯的照明距离仅达数米,下方黑乎乎的一无所见,但觉空寂广阔,深不可及,均有毛骨耸栗之感,寻思这神庙之下即是热海铁水,怎么还会有这么深的去处?
司马灰最初见到“拜蛇人石碑”就觉得这个古老的秘密不该被世人揭晓,所以当时便有意离开,如今退路已绝,唯有横下心来到石碑另一端看个究竟,但这么做也不得不做最坏打算,毕竟所有的谜团都是由此而生,结果如何谁都无法预料,他打定主意就把当前形势对其余三人说了。地下热海的温度高达幼的四摄氏度,其潮汐虽然有固定的涨落规律。但具体时间不得而知,就算躲在石碑上等到潮汐退却,再从通道向外撤离,也未必会有先前那么走运,一旦受到袭击,以探险队剩余的枪支弹药绝难抵挡,自然逃不掉被生吞活录的命运,现在只有进入石碑挡住的洞口,才能把握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机会,而这块记录着死亡信号的“拜蛇人石碑”就是眼下仅有的一线生机,所以等会儿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必须让石碑保持原状。
罗大舌头说:“通道里填塞了许多巨石,尽头这个的洞口又用石碑堵住了,是不是要挡着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司马灰说:“罗大舌头你平时遇事向来不走脑子,如今连你都看出问题所在了,可见有些蹊跷,这地方是有很重的阴气,不知道是不是古时杀殉太多所至,而祭祀的对象是石碑”还是另有什么别的东西?”
高思扬想起先前在石碑裂隙中看到的诡异情形,就感到不寒而栗,刚才分明见到瞪目而亡的“二学生”突然出现在了石碑另一端,难道是因为紧张过度而看错了?
司马灰刚才也目睹了石碑另一端出现的情况,是以知道高思扬没有看错,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跟随探险队进入重泉之下的“二学生”确实已经死了,因此不论出现在“拜蛇人石碑”后面的东西跟他长得如何相似,也绝不是那个来自大神农架林场的人。
罗大舌头等人暗暗点头,眼毋胜香邻形容憔悴,就决塑弛叫顶端多停留半个小时。
众人皆被热流灼伤,停下来才感到周身上下都疼,此时忍着疼关掉矿灯,一面整理武器弹药,一面借着萤光低声讨论接下来的行动。
司马灰估计“拜蛇人石碑”很可能是一条虚无和现实之间的分界线。延伸到洞口的壁画,大多描绘着人死变鬼,经此坠入虚无之海,所以石碑后面多半就是虚了。
罗大舌头不懂这是什么意思:“死人都去的地方,,岂不就等于阴间的黄泉吗?”
司马灰也是推测,只能告诉罗大舌头没这么简单,至于什么是虚?这还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当年绿林里有段旧话,说是明朝末年,流寇窜至陕西作乱。朝廷起大兵堵剿,以前叫流寇,现在都叫农民起义军了,那时义军转战数省,持续与官兵激战,始终没有机会休整。部队死伤甚重,更要命的是军中缺粮缺饷,形势危如累卵,随时都有全军覆灭的可能。
当时朝纲败坏,民心思变,斜兄都有人暗中帮助义军,到处筹措军饷粮食,有一天河南开封府来了个跑江湖卖艺的女子,容貌绝美,引得当地百姓争相来看,她在街上摆出一个古瓦罐,声称谁能用铜钱把这罐子装满,就甘愿以身相许,甭管什么朝什么代,也不管是什么动荡年月。天底下从来都不缺凑热闹的好事之徒,众人又看那罐子不过饭碗大能装得下多少铜钱?如能娶了这个娇滴滴的小娘子,当真是艳福不浅。于是纷纷挤上来,十枚八枚的往罐子里扔,也有拿整贯的铜钱往里倒的,不料古瓦罐就似无底之洞。投进多少铜钱也不见底,便似肉包子打狗一般有去无回,围观的民众无不称奇,都说这小娘子真是异人。想必怀有异术,谁也不敢再上去当这冤大头了。
恰好有个押解税银的军官,带了一队士卒,解着整车的银鞘途径此地,在旁看得十分稀奇。这位也是个不信邪的,最主要是垂涎美色,认为这古瓦罐恶非是种障眼法,官府的库银都印了花押,纵然有搬运挪移之术也难盗取,当即推开人墙,拿银鞘往瓦罐里放,放一个没一个,放两个少一双。
那军官恼羞成怒,偏不信这么个不起眼的破瓦罐,能装得下整车税银,便把那辆装有税银的马车推进圈内。揭开捆缚银箱的绳索向地上倾倒,满以为这么多银子,埋也能把瓦罐埋住了,谁知地下就像有个陷坑,竟忽然往下一沉。连车马带银鞘,“呼噜”一下落进了瓦罐之中,再也不见踪影。军官看傻了眼愣在当场,过了半晌才醒过味儿来,忙喝令军卒将那女子捉住,凭空失了官银,少不愕要捉住施术的妖人顶罪。那女子讨饶说:“既然是朝廷税银,容我从罐中取出如数奉还,管教分毫不短。”随即走到瓦罐前。趁着官兵不备,将身形一缩,转眼间就钻进了古瓦罐里,那些押解银车的军官和兵卒,发声喊拥上前砸碎了瓦罐,却是空空如也,卖艺女子连同银车,好似泥牛入海风筝断线。全都不知去向了。
3罗大舌头同样听傻了眼,十分好奇地问道:“真有这么回事?是不是黄大仙经常施展的障眼法?”
司马灰说反正是几百年前的旧话了。现在讲来无非吊个古今。据闻这女子是义军里的奇人,使用搬运之术窃取官银充当军饷,她那个无底洞般的古瓦罐,就像赵老憋在喜马拉雅山下看到的壁画,一个女仙将整个城池吞到腹中,如果以前真有此类搬运之术,没准就是掌握了进出“虚”的方法,而“虚”里面的情况无人知晓,因为那是连能见到彻始彻终的佛眼都看不到的去处,所以很难猜想会遇上什么情况。
罗大舌头心里着实有些嘀咕。嘴上硬充好汉:“满天神佛都看不到也不要紧,我罗大舌头却有先见之明。就冲咱弟兄一贯倒霉的运气,要是做生意开棺材铺,城里八成都没死人了,下去之后自然是怕什么来什么。还能有什么意外?”
胜香邻恢复了几分精神,她听司马灰和罗大舌头两个又在讲些耸人听闻的言语,就起身说道:这座“拜蛇人石碑”陷在地底数千年,碑体早已是裂痕遍布,边缘与洞壁之间也存在着很多缝隙,虚实相交怎能仅有这一墙之隔?此时四个,人携带的水粮、弹药、电池均已所剩无几,要想探明石碑对面的秘密,就不能过多耽搁,必须尽快行动。
司马灰见胜香邻脸色苍白,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心里隐隐担忧,奈何留在原地不是办法,只好嘱咐她紧跟在自己身后,寸步也不要离开。这样即使遇到什么凶险,至少能够随时照应。胜香邻点头应允:“石碑里侧的大洞深得古怪,一切情况不明,咱们所有人的行动范围,要尽量保持在能见距离之内。”
罗大舌头从背包里翻出剩余的几根雷管和导爆索,捆扎在一处当作简易炸药,从热气球物资中找到的烈性炸药,在爆破死城入口时已经用尽。但有这雷管充为爆炸物也足能壮胆,倘若遇上什么鬼怪,炸不死也能把它吓走。
司马灰说石碑虽是厚重巨大,可陷在地下年头太多了,到处都有龟裂和缝隙,如果离得太近,这捆雷管造成的爆炸很可能使其崩塌,所以使用雷管的时候一定要谨慎。
四个人准备就绪小心翼翼下到石碑底部,发现里侧是又高又阔无底之洞,估计洞道直径与石碑的宽度相似,洞中黑暗障目,能见度比外面低了数倍,矿灯只能照到五六步之内,不仅是光线,无边潮水般的黑暗,放佛连稍远处的声音都给吞噬掉了。
众人不敢冒进,背靠着石碑环视周围,发现里侧刻着同样的碑文,洞壁两边还有拜蛇人遗留的壁绘纹刻,似乎记载着拜蛇人祖先在这个古洞中的遭遇,其中还有几个残存的古篆可以辨认。
司马灰等人见胜香邻在矿灯下对照记事本,逐个解读壁刻残文的内容,就先转身从石碑裂隙中向外张望,隐约能感到外面的热流,除此之外却没有任何异状,都寻思之前可能是自己太多心了,于是返身问胜香邻洞壁上玄了些什么?
胜香邻说洞壁被苍苔侵蚀消磨得很严重。能解读出来的内容非常有限。这一部分应该是“会看到,,让你无法承受的,,真实”

小马灰根据死城壁画中描绘的情形。推测“拜蛇人石碑匕糊规则。在仅知道一部分秘密的情况下。处境会相对安全,况且那石碑上阴玄的拜蛇古篆,众人是一字不识。无法直接辨识,因此所以离近了看不存在什么危险,不过他对此也没有十足把握,毕竟二学生死得突然,事情似乎在向着不可预测的方向展,他也是胆大包天,事到临头敢于铤而走险,示意罗大舌头等人先不要妄动,自己则转过身仰起头来,定妹去看“拜蛇人石碑”
山墙般的大石碑上,布满了或深或浅的龟裂,在地下经历了无数岁月的消磨,岩盘的纹理斑驳不堪。生出了厚厚的枯苔,刻在岩壁上的古篆凿得极深,每一个都有米斗般大。阅年虽久,消磨得却并不严重。
司马灰将矿灯光束投在“拜蛇人石碑”上,光圈最多照到一个古字。强烈的逼厌感扑面而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又用矿灯向周围照视。只见一行行都是形状相似的龙篆。果然是同一句话被反复凿刚了许多遍,只要接近“拜蛇人石碑”从任何一个角度睁开眼。都能看到这行古字。
古代拜蛇人的象形文字,是夏朝龙篆的前身,比殷商时期产生的甲骨文更早,司马灰在缅甸黄金蜘蛛城、罗布泊极渊沙海等地多次见过。在罗布泊望远镜遇难的中苏联合考察队中,有位精通谜文的考古专家,死前留下一本用对照法破解夏朝龙篆的笔记,司马灰等人详细看过其中的记载,但远没熟悉到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意思的程度,必须逐个,辨别才知究竟。
司马灰悬着心望向“拜蛇人石碑”过了一会儿,没察觉到有什么异常之处,看来所料不错,便让另外那三个人也转头来看。
众人站在“拜蛇人石碑”前看了许久,心头的疑问越来越大,石碑上记载的秘密会是什么?就如罗大舌头先前所说,用这么几个字说一句话也未必说得清楚,能有什么把活人吓死的秘密?又为什么要在石碑上重复亥这么多遍?关键是这个秘密,与“绿色坟墓”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关系?
罗大舌头对司马灰道:“我说咱要看就看得彻底了,这些个鬼画符究竟是什么意思?”
司马灰说看过全部的秘密就要死人,对此不得不防,不过只看秘密的一部分,应该没有问题,所谓的“一部分”至少是一个字,最多可能是四五个字,反正“拜蛇人石碑”上的秘密总共才九个,字,只要破解出两三个字,就等于有了线索可以推测,纵然是管中窥豹时见一斑,也强似现在这样俩眼一抹黑。
司马灰手里虽有破解古策的笔记。但让他一字字的比对辨认,也是难于登天,于是问胜香邻能否解出一两个古策。
胜香邻在罗布泊望远镜以及拜蛇人死城中,看到过很多象形古篆的符号,并尝试着破解了不少,因此有八成把握,她取出笔记对照石碑凝神察看,不多时便解开了其中一个古策。
司马灰等人见胜香邻神色惊诧,半晌也不说话,不知道是难以确定还是情况出乎意料,心头均被紧紧揪了起来,忍不住问道:“这个字怎么解?”
只载在拜蛇人石碑上的秘密,事关众人生死讲退。因此暖写、不敢大意,她通过笔记解出其中一个字。反复对比确认了几遍,料定不会有误,就告诉司马灰等人说:“石碑上的第一个字是零。”
司马灰等人不明所以,纷纷问道:“零是什么意思?”
胜香邻道:“在拜蛇古篆中这是个象征虚无的符号,可以用阿拉伯数字里的0来表示。”
司马灰双眉紧锁,他此时嘴上不说。心下思量,从古城壁画上描绘的事迹追溯,这个秘密是古神借蛇女之口说出,那些神怪之事终属荒诞。只能认为事有凑巧物有偶然。反正就是没根没由,从蛇女口里断断续续说出了一句话,共计九字,也不知说破了什么海底,竟被古代拜蛇人分别记录保存了很多年,直至将秘密凿在这块千均之重的大石碑上。深埋于重泉之下,这个秘密最奇怪也最令人不解的地方,是一旦知道全部内容就会被当场吓死,因此没人敢窥其全貌,唯有先解开其中几个字,再设法推测其余的内容,可没想到解出的第一个字毫无意义,只好让胜香邻继续破解其余的文字。看能否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胜香邻用矿灯照向大石碑,依次寻到下一字,与笔记中的内容对照。发现仍是个记数的符号“口”
罗大舌头见状焦躁起来,摘掉帽子使劲抓了抓脑袋,骂道:“这些古代拜蛇人想搞什么鬼,为什么在石碑上刻了许多数字?”
高思扬对胜香邻说:“石碑上除了数字之外。一定还有些别的内容。否则拜蛇人也没必要将它埋这比地狱还深的地方,你再多解几个字看看。”
胜香邻的目光随着矿灯光束,在布满枯苔和裂痕的石碑上缓缓扫过。神色迷茫地说道:“不用再解了。拜蛇人石碑上的秘密是一组数字。”
高思扬不住摇头,试想一串数字怎么能把活人吓死?这组数字里能包藏着多大祸端,古代拜蛇人为何会对它又惧又怕?况且胜香邻解出前两个字用了不少时间,其余七个字仅是粗略看了一下,片刻间怎能确认石碑上剪的都是数字?
胜香邻说:“拜蛇古篆里记数的符号结构相近,掌握了其中规律一看便知,我虽然不知道这组数字的具体情况,但从碑尖形制上判断,皆是象征数字的符号无疑。”
罗大舌头咬牙瞪眼:“从缅甸丛林找到地底重泉,一路上死了多少人受了多少罪,辗转非止万里。死也死过几回了。好不容易找到拜蛇人石碑,怎么这上面的秘密就是几个数字?哪有这么耍弄人的?我看咱们跟绿色坟墓都上了拜蛇人的当了,谁见过一组数字能把人活活吓死的事,”说着话怒从心头起,捡起岩块便要上前去砸“拜蛇人石碑”
司马灰头脑还算冷静,抬臂挡住罗大舌头:“且慢动手,若是我所料不错,石碑上这组数字就是一切的谜底了,只不过谜底本身也是个,谜。”弈旬书晒细凹曰迅姗)不一样的体蛤
洼香邻望着那座石碑凝然独古,如有所思地想了想,觉得叫洲渊的话果然不错,于是按照笔记逐个破解碑文:“0,,口,”
司马灰眼看胜香邻将要通碑文。立刻把笔记遮住说道:“拜蛇人石碑上的秘密还是不看为妙!”
罗大舌头不解地说道:“既然到了这个地步,就别疑神疑鬼自己吓唬自己了,好歹先看明白石碑上玄的符号都是些什么。”
司马灰告诉罗大舌头等人:“如今知道拜蛇人石碑上的秘密是一组数字,已经足够了,如果把这组数字全部解开,谁也无法预料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死城壁画中对石碑之事的记载,虽然近乎荒诞,但此时看来也并非凭空捏造,那人头蛇身的怪物若真是个蛇女,我寻思由这行乒走肉般的女子嘴中,必定说不出什么太复杂的言语,因此古人从蛇女之口中断断续续听到几个数字,还算附和情理。你们想没想过,拜蛇人为什么会对这组数字敬如鬼神,更将其亥在一座大石碑上沉埋于重泉极深之处。还反复告诫后代,这石碑上的字既不能看也不能念,甚至想都不能想。一旦破了这个禁忌就会立刻惨死?”
罗大舌头道:“古人迷信最深,专会装神弄鬼,你不会傻到也相信这种事?”
司马灰说:“赵老憋和绿色坟墓,以及罗布泊望远镜考察队的成员,乃至乘热气球进入地底的探险队,都或多或少知道些拜蛇人的秘密。可见石碑埋在地底的年代虽久,这个秘密却未必保守得滴水不漏。毕竟拜蛇人后裔还延续存在了上千年才逐渐消亡。只是自古圣贤历来不破此关,如果拜蛇人石碑的秘密确实只是一串数字,那么这组数字中一定隐藏着某些不得了的东西。”
罗大舌头对司马灰说:“太可恨了。这里外两面的话又都让你说全了。咱耍不看全了拜蛇人碑文,又怎么能知那其中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司马灰说:“石碑上的秘密没法推测,我看只凭咱几个人的脑袋,恐怕都想破了,也解不开碑文之谜。另外通碑文会引发什么后果?死城壁画描绘的恐怖事件会不会成真?皆是殊难预料,这一路上所经所历变怪甚多,没准就撞上什么妖言鬼咒了,不到事不得已,不可轻易涉险。”
胜香邻点头同意,她问司马灰:“依你之见,咱们应当如何行事?”
司马灰说:“我见过的拜蛇人各处遗迹中,有很多对石碑记载,这块石碑上的秘密自然是不能提及,但不知拜蛇人有意或无意,还始终隐瞒了另一件事为什么要将秘密放在这个被称为神庙的地洞里?”
罗大舌头奇道:“莫非这地洞有什么反常?”
司马灰心里正是这个计较,一时三刻解不开碑文之谜,只得先从别的方向寻找线索,当下一边同其余两人低声商量,一边借助矿灯观察附近的地形,却瞥见高思扬握着步枪。直勾勾注视着拜蛇人石碑,就问:“你瞧见什么了?”连问了两次。高思扬才回过神来,她脸上全是恐惧与难以置信的神情,指着拜蛇人石碑裂痕颤声道:“我看到网网死掉的那个人”在对面”在石碑对面!”,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一,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

碑里侧的壁刻残缺不枉,胜香邻能辨认出来的仅有众帆“叫,其余部分多受苍苔侵蚀,早已模糊不清了。
司马灰有些迷惑,“看到无法承受的真实”是什么意思?这壁上所复的图案与象形文字,远比石碑更为古老,其中记载的内容,很可能是拜蛇人祖先在洞中的遭遇,因此这句话并非指石碑上的死亡信号而言,而是暗示石碑里侧的洞穴,这地方黑茫茫的深不见底,哪里看得到什么东西?
胜香邻也是难解其意,她用矿灯照向洞壁,对司马灰等人说道:“附近还有些奇怪的图案,好像是拜蛇人祖先在这洞中膜拜祭祀。
司马灰往胜香邻矿灯所指之处看去。只见洞壁上雕刻着一排排站立的人形群像,皆是以手遮面,状甚惊恐,看似古朴单调的构图中,却隐约传达着一种怪诞诡异的神秘气息,以及今人无法破解的含义。
司马灰弃道:“这里好像还有比石碑更让拜蛇人惧怕的东西?”
胜香邻说:“据此看来,拜蛇人祖先曾发现这洞中存在某些很可怕的事物,起先因畏惧而加以祭祀膜拜。后来才用石碑堵住了洞口,可这个无底洞里”会有什么呢?”
众人无从推测,决定先到里面看个究竟,又看周围都是被苍苔覆姜的石壁,就由司马灰在前,罗大舌头断后,矿灯齐开,沿着洞壁向深处摸索。
司马灰身上一直还带着个空罐头盒子,外皮凿了许多筛孔,里面装了几只洞穴大萤火虫,临时充做宿营灯使用,但这种长尾大萤火虫。皆是有头无嘴,无法通过摄取养分维持生命,所以存活的时间十分短暂,不过寿命终究比朝生暮死的原始蟀贱长了不少,约在20个小时左右,众人由萤光沼泽到石碑之下,历时已接近两天,在沼泽里捉来的几只长尾萤火虫,光芒逐渐转为暗淡,陆续开始死亡,至此只剩下两只活的,也皆是萤光微弱,无法再用来照明以及探测地底空气含量了。
司马灰觉得这罐头盒子是个累赘,就把那两只萤火虫掏出来放了,任其自生自灭,就见两虫展开鞘翅,拖着黄绿色的暗淡光尾在头顶掠过,盘旋了半圈,随即没入黑暗之中看不见了,剩下的空罐头盒子则随手抛落。这时胜香邻下意识的看了看手表。指针恰好指向了。:00整,置身于隔绝天日的重泉之下,根本分不清是白昼黑夜,她只是想用时间作为参照,往里走的时候可以估算洞穴深度。
四个卢、摸着石碑缓步向前,罗大舌头走在最后,无意中踩到了司马灰刚才扔掉的空罐头盒子,脚下立足不稳,顿时扑倒在地,一头撞在高思扬身后的背包上,把其余三人都吓了一跳,同时转过来看发生了什么事。
罗大舌头趴起来抱怨司马灰:“你扔个空罐头盒子还不往远处扔。这地方黑灯瞎火踩上却可不把人摔坏了,幸亏我练过
司马灰见是虚惊一场,也没理会罗大舌头,转过身正想再往前走,突然发现矿灯光束前浮现出了一个人的面孔。
洞道内漆黑异常。几步开外就没有任何光线和声音。所锨川洲灰离的如此之近才看到有人,面目虽然模糊。但那轮廓十分眼熟,分明是不久前死在石碑外侧的“二学生”他也是胆大心硬,当下一声不发。伸手向前抓去,要将来人揪住看个清楚。
那二学生似乎正在慌里慌张地往这边走,由于眼神不好,根本没看到前头有人,司马灰出手如风,此时又哪里避让得过,当即被如鹰拿雀一般揪住衣领拎到近前,直吓得面如土色,抖成了一团。
其余三人发觉前边动静不对。用矿灯照过来的时候,才看到司马灰手中揪着个人,而这个人竟是二学生。不免头皮子一阵发麻,身上都起了层鸡皮栗子。
罗大舌头又惊又奇,上前盯着二学生看个不住,这情形就像在经历一场噩梦,可身上被热流烧灼的伤处兀自疼得难忍,不禁以口问心:“这家伙是人是鬼?”此言一出。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对,那二学生体格本就单薄,加之一路上担惊受怕疲于奔命,坚持到石碑前已是油尽灯枯,故此猝死在石碑外侧,连尸首都被众人用火油烧化了,为的是死者不至于遭受虫吃鼠啃,留下随身的“钢笔、像章”等几件遗物,若能从地下逃出,可以带回故土立个衣冠冢,就不算客死异乡了,这也是古时传下的一个葬法,自古说“人死如灯灭”一个已被化骨扬灰的死人,怎么又从石碑里侧的无底洞里跑出来了?若不是妖怪所变,这也是死鬼显魂,想到这立刻端起加拿大双管猎熊枪,抵在二学生头上,准备扣下扳机将对方轰个万朵桃花开。
二学生惊得体如筛糠,腿一软跪倒在地求饶道:“别”别别,”
高思扬见死人复生,心里骇异莫名,但她看此人容貌神态,加上言谈举止,都跟神农架林场的二学生一模一样,她记得司马灰曾说过区分人鬼之法,凡是“灯下有影,衣衫有缝”那就是人非鬼了,如此看来,面前无疑是个活生生的人,想来其中必有缘故,于是急忙推开罗大舌头顶上膛的猎熊枪。
罗大舌头气急败坏:“二学生不是身上埋着宝的赵老憋,绝不可能死了一个又冒出来一咋”不是鬼也是怪。千万不能一时手软受其蒙蔽,趁早让我一枪崩了它来得干净!”
胜香邻在旁观看,同样暗暗吃惊,这“拜蛇人石碑”毕竟古怪,难以常理度测,莫非死在外侧的人会出现在石碑里侧,反之也是如此,她又看这二学生身上带着钢笔和像章,都与众人先前带走的遗物毫无区别,就劝罗大舌头且慢动手,不如先问个明白。司马灰一直不说话,把二学生揪到近前看了良久,并未瞧出半点小反常之处,但死掉的人又在石碑里侧出现,这件事本身就不正常,当即对罗大舌头使了个眼色:“干掉这家伙。”
广大舌头早有杀心。再次把双管猎枪的枪口对准二学沁眼来说道:“别怪我们心黑手狠,你说你都吹灯拔蜡了,还能有什么放不下的事,非要回来挺尸?如今我罗大舌头只好再送你一程”
二学生被黑洞洞的枪口顶在额头上,直吓得全身发僵,空张着大嘴,口中半个字也吐不出来。
高思扬挡住猎枪,对司马灰和罗大舌头说:“你们怎么动不动就要杀人,好歹先问个清楚再说。”
胜香邻也道:“此人来历不明,咱们应该先搞清楚到这底是怎么回事。”
司马灰暗想:“从石碑里侧爬出来的东西非鬼即怪,哪里问得出什么实情,留下来隐患无穷。”他担心双管猎熊枪的霰弹杀伤范围太大,就将二学安推向洞壁,以便给罗大舌头腾出射击的空间。
二学生重重撞在壁上,眼见这伙人要动真格的了,更是吓得挣扎不起,只碍手脚并用,半滚半爬地向后逃命。
罗大舌头更不迟疑,端枪抠下扳机,“砰”地一声枪响,超大口径的“8号霰弹”正打在二学生后背。这种加拿大造的老式双筒猎熊枪,就连落基山脉出没的千斤榨熊,也能在近距离一枪放倒,打在人身上哪还
好?
二学生离着枪口不过几步远。身体像被狂风卷起的树叶,让猎枪的贯通力凭空揭起,又碰在洞壁上小才重重地倒撞下来。
众人上前看时,只见二学生横倒在地,从后背到腹部被“8号霰弹”撕出一个大窟窿,肠子从中流出。瞪着绝望无神的双眼,嘴里“咕咚咕咚”吐着血沫子,手脚都在抽搐,一时尚未气绝。
高思扬看二学生分明有血有肉带着活气,哪里是什么鬼怪?不免责怪司马灰和罗大舌头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就下死手,很可能犯下无法挽回的错误了。
胜香邻想要阻止却为时已晚,她觉得这情形惨不忍睹,不敢到近前去看,但死在石碑外面的人会在这里出现,必定事出有因,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变故发生。
罗大舌头在缅甸战场上见惯了各种各样的死人,知道宰鸡的时候。那鸡被砍掉了脑袋还能扑腾着满地跑,死人手脚还在抽搐也是常事。再过一会儿就不会动了,不过看这腹破肠流的样子,倒与常人毫无区别,难道当真错杀了无辜?
司马灰对罗大舌头说不用多想,还是那句话,跟考古队从神农架原始森林来到重泉之下的“二学生”确实已经死了,不管这个让石碑困住的东西与他多么相像,都不要信以为真,否则你有多少条性命也不够往这洞里填的。
罗大舌头道:“你要这么说我可就放心了,咱还接着往里走?”
高思扬见司马灰跟本不把她的话当回事,皱眉道:“要走你们走好了。我再也不跟你们这伙土匪一起行动了。”
这时却见横尸就地的“二学生”手脚抽搐逐渐停止,残余的气息彻底断绝,然而就在与此同时,四个人头顶的矿灯忽然由明转暗,眼前立时陷入了一片无法穿越的漆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