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尺居士,末世卡徒

“继续进攻,不要停手,他们还是动不了!”看出傀队反击的真相,无论是被打飞的诸人,还是沐嫀,俱都第一时间翻身而起,浑然不顾伤处血水淋漓,悍然发动了第二波攻击。
沐嫀是转瞬即逝的三道飞枪,这边刚刚出手,那边已至目标身前,品字形上中下左中右尽数包围,不给闻风丝毫机会。
峦苍则挚出了火箭筒,这东西需要弹药,最后一发在上次与熊兽交战的时候已经用掉,可没有弹药状态下的这玩意,仅仅依靠能量激发的空气弹,近距离下的冲击也颇是不俗。
岑凌具现出了一身精钢铁甲,一扭腰一挫身,整个人化身于平行地面的金属龙卷,呼啸着往对方战线中冲去。
当初她曾以此招被熊兽一掌拍飞,但是眼下对方一群人既动也不能动,站的也颇为密集,就算拍飞她,折射后的目标,八成还是他们自己人。
岑凌这是就把自己当一颗跳弹,打着谁算谁倒霉了。
与长辈前辈们相比,峦猛实力虽然尚可,战斗经验明显还缺乏了一些,竟然没有在这种情况下能拿得出手的远程攻击手段,他的那大手印,给眼前的傀按摩恐怕威力都稍嫌不够。
虽然无奈,他也只好硬着头皮捏起拳头往预定目标冲去,幸喜即将接触的瞬间,沐祖一直念念有词的咒文终于完成。
火红色气息一瞬间散发出去,依附于探险队人身上,让每个人都觉心情大振,精神头更足了,伤口也不疼了,干活也有劲了……“嗜血术!”
增加己方战力的魔法丢出去,沐祖老头没有丝毫停顿,等到探险队第二轮远程攻击完成,除了峦猛吃了点小亏,竟然是个不胜不败局面,既没有被傀队反击到,也没有取得什么战果的时候,老头第二个精心准备的魔法终于也告完成。
“烈焰波!”老头气势凛然的把木杖往前一挥,万邪辟易,环抱粗的熊熊火流就从木杖头处喷涌出来,向对面的敌人烧灼而去。
这是火系五级的魔法,攻击力强劲,只是很难打到人,难得这里有不能闪不能避的目标,老头又哪里会客气。
火柱熊熊,燃烧着途经之处的腐叶枯枝,在空气中散发出一种焦灼味道,映照的对面的傀也有些勃然色变。
而这个时候,探险队的第三轮攻击也宣告出手。
没意义!无组织,无纪律,无逻辑,看着场中战况,第三回合尚未有结果,杨帆已经开始叹息摇头。
探险队攻击力明显不足,虽然有异能直觉辅助,只要小心在意,自身不会出什么危险,可想要打断唤醒仪式,他们却明显不具备那个实力。
眼下最简单的解决办法,其实是多打一,集中优势兵力,围歼少数几个目标呀!杨帆却没有想过,本应是作战经验丰富的一群人,怎么会连这招都想不到。
联络卡中,杨帆委婉的提出了这个疑问,却被沐嫀一连两个问题问倒了……
他们此行跋山涉水,奋不顾身所为何事?围歼少数几个目标当然可行,可是围歼之后呢?
所为何事?所为的,自然是趁他病要他命,趁这群傀,把他们一网打尽……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双方人数相等,而所有人的实力,却相差了整整一级,个人战中,一级差距还有得一搏,如果是团体战,这却已经是技术配合俱都难以弥补的差距了。
喔,对了,他们此来,其实是为了把巨蚁从这群傀手中解救出来,势必不能让镰骷族的蚁潮试验有结果,更不能让他们凭着白蚁样本进行殖装改造。
虽然杨帆知道那根本没有意义,眼前柘村几人却绝对是认真的,而且抱着就算牺牲也在所不惜的打算。
所以,他们的目标仅仅是打断傀们正在进行的唤醒仪式,根本没指望能杀掉他们……
可是,这跟集火围殴一个目标又有什么关系?仔细一想,杨帆才意识到,还真的有关系。
既然探险队的目标是中断仪式而非杀掉敌人,那么被集火之后的目标,就算仪式中断了,那个傀……定然也还活着呀,而且,是处于再无顾忌可以恣意出手的状态。
只要有一个这样的傀出现,以他高出一阶的实力,探险队再想打断其他人的唤醒,可就难如登天了。
正是已经考虑的这般清楚,探险队才默契的火力分散,不曾集中于一人的,他们的打算便只有一个——所有的唤醒都要想办法打断,一个都不能少……
这些家伙……这些家伙!想通这来龙去脉,杨帆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这些家伙显然从未考虑过,仪式打断以后,自己又该怎么办,一门心思只有那一个目的而已。
而且,这还需要寄望于,在自己的攻击之下,对面傀队五人无法支撑,同时中止仪式,如果不能如此,跟集火的情况根本没什么两样;
寄望于……对方不会想到,干脆由某一人放弃仪式,援护其它几人将仪式完成;
还要寄望于……白蚁被解救之后,会明白双方实力的差距,立刻逃之夭夭,至少在自己一群人被对方彻底干掉之后,仍不会被找到……
当然,这是杨帆不明白,对方就算果断放弃仪式,因为晶能的损失,实力也不会恢复,顶多还是目前的攻击力,只不过能够走路了而已,但这并不妨碍他得出相同的结论。
是说这些家伙愚蠢好呢?还是说他们太过执着……竟然如此的义无反顾!
杨帆心中一股莫名的情绪激荡,或许,正是因为这种愚蠢,人类才还能够在地球上苟延残喘,而始终未被镰骷族夷灭呢?
杨帆不知道答案,他只知道,自己一定要想到办法,帮助这群“愚蠢”的家伙。
破坏唤醒仪式么?向场中略一扫视,一个主意已自杨帆心底生出。

“如果有一个办法,虽不能保证唤醒仪式一定被破坏,却有机会,在这里把这些傀彻底解决掉,你们干是不干?”联络卡中,杨帆神秘的道。
“咦?还有这种办法?” “干,为什么不干?”
“唔,你且说来听听。”耳孔里立刻传来七嘴八舌的声音,就算是董存瑞,都已经举着炸药包站起来了,如果忽然知道有别的办法可以解决,也一定会询问一下的罢?
“方法其实很简单,必须出其不意,而且速度要快,动作要齐……”
“这些我们都能做到,你就说吧!” “攻击白蚁。”杨帆说出了答案。
“不打他们,打白蚁,你疯了,本来我们仇恨已经很高了,你还想继续ot(不明白的去了解下山口山),等着两边合起伙来收拾我们吗?”
“而且,那也根本不会有效果呀。白蚁比他们还不怕被打呢,打他们至少还有点希望,打那怪物,只会越打越麻烦而已。”
峦苍岑凌一时想不明白,沐祖老头却有些悟了,拦住两人道:“让他说下去!”
“我的意思是,你们把白蚁……”杨帆挥手一切,做了个一刀两断的动作,“紧着还没被占据的地方切,能多带一块是一块,只要别让占据的部分大过完好的地方就行。”
虽然不明白占据过程中的晶能运转方式,对于占据反占据间的运作,由于曾经亲身感受过,杨帆却是了然于心,没有晶核的主体意识,只要完好的地方大,反占据基本都会成功。
这是一种纯粹能量的比拼,拼的就是谁的地盘大,谁地盘上蕴含的晶核能量足,一目了然。
“反正这怪物也不怕被切,切开了,那是帮它们摆脱唤醒,一边灭了它的族,却救了它的人,另一边直接要抹消它的意识,就算是只动物,也应该知道怎么选择吧?”杨帆续道。
“切完以后,我们这边大,他们那边小,算上这个,我们是不是就有与他们一战的实力了?”
“而且,还不只如此呢。”杨帆话刚刚说完,沐老头忽然插嘴进来,“傀族的占据需要消耗晶能,被切下部分里的晶能相当于凭空被夺,几个傀族实力也会大损。”
晶能怎么回事杨帆不清楚,沐祖年老成精,见识极多,却是知道的,听了杨帆一席话简直如梦初醒。
一群人几句话间确定了行动方案,几秒钟后,便再次向傀们发动了不死不休的攻击。
当然,仅仅是假象而已,依然破不开傀的防御,依然无功而返的一次进攻,双方距离已经拉近到了一定程度,就好像傀队第一次奇袭一般,探险队也选择同一种方式发动了袭击。
完全是猝不及防!
见到探险队歪歪斜斜的进攻之后,傀队大半愣然,还以为探险队久攻无果,自暴自弃了呢,一时甚至不晓得动手。
于是,一阵刀光剑影,四颗足球大头颅跌落……
虽然仅是当初巨蚁的六分身,这些巨蚁体积也颇是不小了,身长都在两米左右,直立起来跟人类体格也相差不多了。
接受了杨帆紧着边切的指令,对于占据刚刚过半身的这些巨蚁分身,探险队竟不约而同选择了砍脑袋一种做法。
一、二、三、四……喔,对了,还有一颗,便是沐嫀面对的闻风所唤醒的对象。
此人似乎是傀队智囊,竟然一瞬间看出了探险队打算,不光一伸手拦住了沐嫀进击,还大喝一声意图出言提醒队友。
只是可惜,出声时已经晚了,不仅队友头颅尽皆掉落,暴喝之后,他只觉身侧一阵呼啸风响,等扭过身时,高速旋转的沐嫀飞枪,已经戳正蚁兽头颅正面,一瞬间将那东西旋成无数小片,变成了一窝普通白蚁。
蚁兽分身似乎也并非无限,当分散成原始个体大小之后,也就不能继续分散了,这时再受到攻击的话,似乎就会如普通白蚁一样,骨肉成泥,再无复活的机会。
这样一来,其余被傀队“感召”成功的四颗足球大的白蚁,似乎……已经不需要考虑它们的杀伤力了,体形不够,缺乏了最具进攻性的冲击力,它们也就完全不具备威胁了。
“嗷……”终于意识到探险队都干了什么,傀们发出一声如野兽般的暴怒嚎叫,声音中带着痛楚,带着狂怒。
唤醒仪式,是不能以这种方式终结的,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无法提早离开,这不仅仅是一种规则,最主要是因为,进行唤醒仪式的时候,他们需要先将自身晶能进行转化。
转化为某种特定的属性,或者,也可以称之为本源能量,才能够逐步侵蚀对方的能量,直到最终彻底掌控,而除本源能量之外的晶能属性,都不具备侵蚀之力。
附加属性的晶能,可以将对方的晶能彻底磨灭、消除,却无法转化对方的意识,令其绝对服从。
这就是唤醒仪式强悍的地方,同时也是它的致命弱点,因为,转化为本源能量的晶能,就不再具备认主能力,一旦与身体脱离了直接的交流关系,立刻就会六亲不认。
就算马上离开的手手再放上,把断掉的部分长合起来,也绝对收不回了……
而对于傀族来说,晶能比什么都来得重要,那代表了实力,代表了地位,代表了上位者的眷顾……那才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根本啊,重要性超越血肉,甚至是自己的身体!
一瞬间被斩去了那么多,他们又怎能不暴跳如雷,激愤成狂!
“嗷……”伴着狂嚎,他们的身体一个个开始生出变化,从二米过些的身材,一个个变到了三米往上,身体表面肌肉虬结,粗壮的骇人。
而且形象也大幅发生了变化,弯角,纵目,勾爪,箭尾,反关节蹄足……一如传说中的镰骷族人模样。
“镰骷变,都已经这样了,他们竟然还能镰骷变?”见此变故,沐祖倒抽一口冷气。

巨大化的白蚁,就如史前凶兽一样,面目狰狞眼冒红光的直奔沐祖而去,似乎已经认出他就是毁家灭族的凶手。
除了口器,白蚁其实没有多少攻击性器官,群落里的兵蚁,就是以头大著称,能够施展的,自然也只有一招铁头功。
所以眼瞅着白蚁冲来,沐祖丝毫不急,不慌不忙一扬手,与飞来的白蚁撞正一处,虽然具现化了魔法,他毕竟也是柘村山族人,天生力大,金刚能力铜头铁臂。
自信满满的正面交锋,以沐祖破布袋一样倒飞终结,他就好像真的被辆坦克撞飞一样,捂着胸口,半空里就一口血喷出来,巨大白蚁那身银色光泽,似乎不仅仅是好看而已……
觑见沐祖情形,沐嫀不由惊呼,似乎听到这声喊,沐祖老胳膊老腿一个利落的凌空转身,稳稳站到了树枝上,一边擦着嘴边血迹一边庆幸:“亏的能量罩还没完全消耗掉……大家小心,这玩意劲儿可是不小!”
虽然靠能量护盾撑了一下,方才已全额承受了爆炸冲击,再加上这一下,仅余不多的能量护盾终是彻底消散了。
见沐祖一击未死,白蚁调转一下方向,继续向沐祖呼啸而去,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惹来探险队又一片警告。
看着沐祖的神态,听着沐祖的语气,杨帆心中掠过一丝疑惑,只是无暇细想,这个时候,面对白蚁冲击,沐祖站定枝头,挥舞着木杖开始吟唱一段咒文。
火系魔法恐惧野兽。不待沐祖念完,只是刚起了个头,杨帆便已经知道了后面,在这种时候,面临这种情况,沐祖要用这个魔法也无可厚非,只不过……
这种异变后的生物,会受这个魔法影响吗?
现在提问已经来不及了,杨帆只好稍尽人事的喊了一声“这东西可能是傀兽”,余下的,就只能靠沐祖自行判断了。
“傀兽?”听了杨帆的话,沐祖吃了一惊,还真停下了咒文,屈腿一蹦避开了巨蚁正面冲撞,看起来,傀兽还真不受心智类魔法影响。
巨蚁体型虽大,行动却极灵活,眼见沐祖避开,半空里翅膀只是一折,便锁定目标跟着调转了方向。
“呀,嘿!”不知什么时候,峦苍已经具现了那柄双手大剑,在巨蚁飞经身侧的时候,飞身而起,口中断喝,一剑斩下。
柘村这些人毕竟是千难万险中走过来的,见识虽窄,战斗意识却是丝毫不差,停咒规避之后,沐祖第一时间往峦苍身后掩去。
巨蚁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径自转向,根本也没注意是从敌人身边擦身而过……
至少几十公斤的巨剑,挟着州长一身惊人蛮力,便狠狠斫在巨蚁腰腹之间。
哪怕巨蚁已经变身傀兽,一身蛮力抵得过宛似铜浇铁铸的金刚能力,哪怕交击处甚至传来金属交击之响,在这一剑之下,巨蚁终究还是一刀两段,毫无疑问。
“嘿!”翻身落上枝头,峦苍吐气收剑,正想说些什么,前后断成两截往地面直落的白蚁尸首,却募然蠕动起来,开始生出变化。
也就落下十几米,那尸首尾巴的一端已经长出了头颅,头部后边也长出了尾巴,变成了两只跟之前一模一样只是体型稍小了一号的巨蚁,半空一个盘旋,重又向众人扑来。
只是目标换成了两个,一个是沐祖,一个是峦苍。
“这是什么玩意?”看到这幕变化,枝头几人再度惊呼。
觉得众人惊讶异乎寻常,杨帆不由低声询问,然后才晓得,巨蚁这种变态的再生能力并不罕见,几乎所有傀兽都有,罕见的是,它竟然可以一分为二。
要知道,通常情况下,傀兽关乎性命的晶核只有一块,具备变态修复能力的体位,也就只有晶核所在的那块,像巨蚁这般,一刀两端便会分裂成两只,简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这么古怪?不仅杨帆,所有人心中俱如此想法。
然而不论他们如何猜测,两只巨蚁的攻击没有丝毫停顿,十几米距离也就几秒间事。
沐祖人老胆小,往树枝后面一绕,躲开了巨蚁正撞,而峦苍,则将身一蹲,预备硬接这一下。
“轰!轰!”接连两声响,一声是巨蚁撞破了巨木枝干,沐祖藉此机会勉力脱离第一次冲击,另一声……则是巨蚁与峦苍的对撞。
结果,巨蚁去势不减,而峦苍,就跟沐祖一般,破麻袋般倒飞出去,嘴边的血撒了一路,依稀间还有几声骨骼裂响,也不知肋骨断了几根。
这一下,峦苍终于知道,刚才那一撞,绝不是沐祖年老体衰气力不济,实在是……实在是这变大了的白蚁力气太变态啊!
其实也是很正常的事,如果相对性的衡量,昆虫的力量是生物界最强的,蚂蚁可以举起自重四百倍的东西,拖动自重一千七百倍的物体,就算觉醒到最高境界的异能者,都未必能及得上。
如果不计算远程攻击能力单论冲撞,眼前的白蚁,无论是构造性还是动力性,绝对比性能最强悍的坦克还要优胜,峦苍不过是一个团级,又怎能及得上。
“这家伙至少也是个旅级,说不定是个师级,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咳嗽着擦去嘴角血渍,峦苍气喘吁吁说道。
“天晓得!”沐祖一边比划一边念咒,“该庆幸了,竟然只有这么一只,如果结成白蚁潮的都是这种玩意儿……”
“别……不要说了!”听了沐祖的猜测,一群人头皮发麻,齐齐打个寒战。
“火球术!”谈话丝毫没耽误沐祖手上动作,白蚁冲撞过头,难以避免一个空中旋转动作开始调整方向,就趁白蚁速度稍慢那刹那间,沐祖挥动木杖,脸盆大的火球呼啸着落到了白蚁背上,显示出了战斗经验的老道。
只是可惜,巨蚁丝毫无恙,连油皮都没熏黑一块,只是被激的嘶叫连连益形愤怒,愈加紧追不舍起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