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

“探险队”尽最大努力援救迪阿诺特,一无所获。回来之后,达弗林舰长急着赶快离开此地。除了珍妮,大家都表示同意。
“不,”他执拗地说,“就是你们都离开这儿,我也坚决不走。因为丛林里还有我们两个朋友。他们总有一天会回来,并且希望看到我们正等待着他们。
“达贾林舰长,这两人中,一个是您手下的军官,另一个是‘林中怪人’,我父亲带来的这几个人的性命都是他救的。
“两天前,他在丛林边上匆匆忙忙离开我,去救我的父亲和克莱顿先生——当时以为他们俩在森林中遇险。他没有回来,是为了救迪阿诺特中尉,这一点您应当相信。
“如果他去得太晚,没救成中尉,现在早该回来了。在我看来,他至今未归只能证明是因为迪阿诺特中尉受伤耽搁了时间;要么就是不得不追到比水兵们攻打的那个村庄更远的什么地方。”
“可是迪阿诺特的军装和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是在那个村子里找到的,波特小姐,”舰长争辩道,“而且一问到他的下落,土人们就显得惊慌失措。”
“是的,舰长。可是他们并没有承认他已经死了。至于他的衣服和别的东西在他们手里,那并不奇怪。比这些可怜的黑人更文明的人不也是不管是否要把俘虏杀掉,先把他们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搜刮得干干净净吗?就连我们美国南方那些当兵的不也是不论死活,把俘虏身上的东西劫掠一空吗?所以,我承认您的话有一定的道理,但还不足为凭。”
“也许您说的那个‘林中怪人’自个儿就被那些黑人捉住杀了。”达弗林舰长说。
姑娘笑了起来。
“您不了解他。”她答道。想到她是在表白自己的思想,一种慰悦和骄傲流遍全身。
“我承认您说的这个‘超人’值得我们恭候。”舰长笑了起来,“我也确实很想见识见识他。”
“那就等等他吧,亲爱的舰长。”姑娘急切地说,“因为我希望这样。”
这位法国人如果能理解姑娘这句话的真实含义,一定会十分惊讶。
他们边谈边从海滨走到小屋。小屋旁边的一棵大树下面,几个人正坐在军用小马扎上聊天儿。
波特教授在那儿,还有菲兰德先生、克莱顿、卡彭特中尉,以及另外两名军官。艾丝米拉达在他们后面走过来走过去,不时斗胆发表点意见和“评论”,摆出一副只有资格老、并且放纵惯了的仆人才有的自由自在、满不在乎的架势。
军官们看见舰长走过来,都站起身向他行礼。克莱顿则把他坐着的那个小马扎递给珍妮。
“我们俩正说保罗的事儿呢。”舰长达弗林说,“波特小姐坚持认为,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的死亡。我们倒也确实没有。另一方面,她认为你们那位无所不能的丛林朋友迟迟未归,说明迪阿诺特现在仍然离不开他的帮助;要么就是他还在一个更远的黑人的村子里当俘虏。”
“有人认为,”卡彭特大着胆子说,“这个林中怪人也许就是袭击我们的那个黑人部落中的一个成员。他是匆匆忙忙去帮助自己人去了。”
珍妮飞快地瞥了克莱顿一眼。
“我不同意你的意见。”菲兰德先生反对道,“他自己有的是机会加害于我们,或是领他的人来攻打我们。可是,我们在这儿待了这么久,他一直不遗余力地保护我们,还供给我们食物。”
“这话不假。”克莱顿插嘴说,“可是我们决不能忽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方圆几百英里,除了他还算唯一的一个人外,别人都是些吃人肉的野人。他完全按照他们的样子武装着,这说明他至少和他们保持着某种性质的联系。而他一个人能对付得了也许是成千上万的野人的事实就足以说明,他跟他们的关系只能是一种友好的往来。”
“如此说来,他不可能不和他们有联系。”舰长说,“也许他就是哪个部落的一个成员。”
“要不然,”另外一个军官说,“他怎么能够在丛林中生活这么久呢?他完全处于野蛮的森林居民的包围之中。人和兽在一起,居然掌握了森林里的各种知识,还能熟练地使用非洲人的武器。”
“先生们,你们是按照自己的模式来衡量他的。”珍妮说,“我敢担保,一个像诸位这样的普通白人——请原谅我不是特指您们中的哪位——或者说,一个具有超常体力与智慧的白人,决不会一个人赤身露体在热带丛林里活上一年。而这个人的体力和灵活不但超过了普通白人,而且远远超过了我们那些久经训练的运动健将和大力士。就像他们超过刚生下的婴儿一样。至于他搏斗时所表现的勇气和凶猛,决不在任何野兽之下。”
“他显然是赢得了一位无限忠诚的拥护者,波特小姐。”达弗林舰长笑着说,“我敢肯定,为了得到哪怕只有你一半忠诚,或者一半漂亮的姑娘的赞美,我们大家谁都会面对最可怕的死亡,去死一百次。”
姑娘说:“如果你们像我一样亲眼看见他为了救我,怎样和那个浑身是毛的巨兽搏斗,就不会奇怪我为什么会这样维护他了。
“如果你们亲眼看见他是怎样像一个斗牛士一样进攻灰熊,没有一丝的犹豫和恐惧,便向那个怪物猛扑过去,你们就会相信,他是一个非凡的超人。
“如果你们看见他那小山一样的肌肉怎样在黝黑的皮肤下隆起,如果你们看见他是怎样以回天之力避开那可怕的獠,你们就会承认他战无不胜。
“如果你们看见他是怎样以崇高的骑士精神对待一个陌生种族的陌生姑娘,你们就会象我一样,对他绝对信任。”
“你的‘抗讼’赢了,亲爱的辩护士,”舰长大声说,“‘法庭’宣布‘被告’无罪。巡洋舰将再等几天。他或许能及时赶回来,向你这位非凡的波西亚①道谢。”
“看在上帝的份儿上,亲爱的!”艾丝米拉达叫喊着,“现在明明有机会坐船逃走,你们干嘛还要呆在这个鬼地方?这儿可到处都是吃人肉的野兽!别这样,亲爱的。”
“啊!艾丝米拉达,你不害躁?”珍妮大声说,“难道这就①波西亚:莎士比亚名剧《威尼斯商人》中的女主角。是你对那个曾经两次救你性命的人的报答?”
“哦,珍妮小姐,你的话不错。但是这个‘林中怪人’救我们可不是为了让我们在这儿呆下去。他是为了让我们尽快离开这儿才救我们的。我想,要是看到我们本来有逃走的机会,却还傻头傻脑地呆在这儿,他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再说,我连一夜也不想再在那个破屋子里睡觉了。一到天黑,就得听森林里传来的那种让人感到寂寞、凄凉的声音。”
“我一点儿都不责怪你,艾丝米拉达。”克莱顿说,“你说森林里野兽的嗷叫让人觉得‘寂寞、凄凉’,可真说到点儿上了。你不晓得,我一直想找一个准确的词汇形容这种声音,可是我没找到。‘寂寞、凄凉’这可太恰如其分了。”
“你和艾丝米拉达最好到巡洋舰上去住吧。”珍妮不无嘲讽地说,“如果你不得不像我们这位‘林中怪人’一样,一辈子住在丛林里,真不知道你会变成个什么样子。”
“恐怕我会变成一个十足的莽汉,一个野人。”克莱顿懊恼地笑着说,“夜晚,丛林里的种种叫声确实叫人毛骨悚然。承认这一点,令我汗颜。可这是真的。我无法否认。”
“这我倒不知道,”卡彭特中尉说,“我从来没怎么想过害怕,以及诸如此类的事情,也从来没有想弄清楚自己是个懦夫还是勇士。可是,可怜的迪阿诺特被劫持的那天夜里,当丛林里野兽的嗷叫声在我们周围此起彼伏的时候,我第一次认识到自己是个胆小鬼。那些大的走兽的咆哮和嗷叫自然让你害怕,可是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那种偷偷摸摸。鬼鬼祟祟走过来的声音。你突然觉得响动就在身边,可是侧耳静听的时候,一下子又消失得无影无踪。那无法理解的声音,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走兽蹑手蹑脚地向你走来。你不清楚它到底离你有多远,或者响动消失之后它是否还会爬过来?反正这种声音,还有那些野兽的眼睛,吓得你魂不附体。
“天哪,黑暗中,我将永远看见那些眼睛——那些你看得见的,或者虽然看不见却能感觉到的眼睛。啊,那可真是最可怕的。”
大家都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珍妮说道:“可是他仍然在丛林里。”她用一种似乎是因为害怕而压低了的声音说,“今天夜里,那一双双邪恶的眼睛还将盯着他,盯着你的同志迪阿诺特中尉。先生们,难道你们就忍心连这种消极的援助——在这里再等他们几天——也不给,就一走了之吗?”
“啧啧,孩子!”波特先生说,“让弗林舰长不是已经同意留下了嘛!至于我嘛,我举双手赞成,举双手赞成。我从来都是满足你那种孩子气的怪念头嘛!”
“我们正好利用明天的时间去找那个箱子,教授。”菲兰德先生建议道。
“非常对,非常对,菲兰德先生。我几乎把这宝贝箱子忘了。”波特教授大声嚷嚷着,“也许达弗林舰长能借给我们几个人帮帮忙,再派一个被俘的船员指给我们那个藏箱子的地方。”
“没问题,亲爱的波特教授,我们随时听您的差遣。”舰长说。
于是决定,第二天卡彭特中尉带领十个水兵,由“阿罗号”一名叛匪做向导,去挖那箱子财宝,巡洋舰在小港湾再停留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之后,如果迪阿诺特和“林中怪人”还不回来,就说明中尉确已死亡,而那位“怪人”则是不愿意在他们滞留期间来这儿露面。然后,两艘船和所有人都离开海岸。
第二天,彼特教授没有和水兵们一起去找那个箱子。将近中午,找宝的人才两手空空地回来。波特教授赶快跑出去,一反平常那副心不在焉的常态,显得张慌失措。
“财宝在哪儿?”距回来的人还有一百英尺,他就大声问克莱顿。
克莱顿摇了摇头。 “没了。”他走到教授跟前才说。
“没了?这不可能!谁能把它拿走呢?”波特教授大声说。
“只有上帝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教授。”克莱顿回答道,“我们当然有理由怀疑那个当向导的家伙骗了我们。可是发现被他们杀死的斯纳帕斯的尸体下面没有箱子时,他那副惊讶和恐惧的样子没法儿让你怀疑他是装出来的。我们继续挖下去,看出尸体下面确实理过东西。因为那下面还有一个坑,现在却填满了新土。”
“可是谁能拿走呢?”波特教授又说。
“当然会怀疑到巡洋舰水兵们的头上,”卡彭特中尉说,“但是,杰维尔斯少尉向我担保,巡洋舰上没有一个人请假上岸。也就是说,自从巡洋舰抛锚之后,除了有一位军官带队执行任务外,谁也没有上岸。我不知道诸位是不是怀疑我们的人,但我很高兴,现在已经没有可以怀疑他们的前提和根据。”他下结论似的说。
“我就是怀疑亲爱的克莱顿,或者菲兰德先生,也决不会怀疑到我们欠下这么多情的法国军人身上。”波特教授很严肃地回答道。
法国军官和水兵们都笑了。彼特教授的话显然从他们心上搬掉一块石头。
“实际上,箱子早就被人拿跑了,”克莱顿继续说,“那具尸体我们往起一抬便散了架。这说明,不管是谁盗了那箱子财宝,都是在这具尸体还没有腐烂之前干的。因为我们刚看见的时候,它可是完整无缺。”
珍妮这时候也走了过来,说道:“盗宝人不止一个,你们应该记得,四个人才能搬动那个箱子。”
“啊!”克莱顿喊了起来,“对呀!这事儿一定是几个黑人干的。也许有一个人在水手们藏箱子的时候发现了这个秘密,然后,立刻带来他的几个朋友,把箱子给偷走了。”
“任何猜测都已经无济于事了。”波特教授悲伤地说,“箱子没了,我们再也看不见它了,也看不见那里面的财宝了。”
只有珍妮明白,这个损失对于他的父亲意味着什么,对于她又意味着什么。
六天之后,达弗林舰长宣布,第二天一早就启航。
要不是她自己已开始相信她那位森林里的爱人再也不会回来,珍妮一定会再次请求推迟启舰。
她的心里不由自主地翻腾起种种怀疑和恐惧。特别是那些不带偏见的法国军官有理有据的分析开始动摇了她的决定和信念。
她决不相信他是个吃人肉的人。但是在她看来,他是被某个野蛮部落收养的成员,却非常可能。
她不承认他也会死。她无法想象这样一个完美的、充满活力的身体不再进发生命的火花——除非永恒与不灭不过是一杯黄土。
珍妮脑子里种下这种种“病根儿”,别的乱七八糟的想法便接踵而来。
如果他属于某个野蛮人的部落,他就该有个野蛮人的妻子——也许足有一打——还会有一大堆混血儿。哦——姑娘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因此,当人家告诉她第二天巡洋舰就要启航的时候,她简直有几分高兴。
但她还是建议在小屋里留下些武器、弹药、食物以及别的可以使生活舒适一点的东西。表面上是留给那个不曾露面的人猿泰山和万一还活着的迪阿诺特。可是实际上,她是留给她的“森林之神”的——即使事实证明,他不过是个是留给她的“森林之神”的——即使事实证明,他不过是个泥足巨人。
最后,她给人猿泰山留下一封信,希望他能转交给她的“森林之神”。
她最后一个离开小屋。等别人向小船走去的时候,她又找借口返了回去。
她在那张陪伴他度过那么多个夜晚的床边跪下,为她的原始人祈祷。温润的唇吻着他送给她的小金盒,她喃喃着:
“我爱你,因为爱你所以相信你。然而即使我不相信你,也仍然爱你。假如你为我回到这里,假如我们无路可走,我情愿和你一起到丛林里去——永远!”

天已黎明,晨光中密林深处法国人小小的宿营地实在是一个悲惨、失望的所在。
一等看清周围的景物,卡彭特中尉便把水兵分成三人小组,四面八方去找那条小路。只十分钟,路便找到了,“探险队”匆匆忙忙向海滩走去。
他们艰难地跋涉着,速度很慢。因为得抬着六个死去的战友——夜里又死了两个。此外还有好几个伤员,他们即使慢慢地走,也需要有人搀扶。
卡彭特决定先回海滩请求援兵,然后找到那些黑人,救出迪阿诺特。
直到下午四五点钟,这群筋疲力竭的人才回到海滩前面的宿营地。因为一回来便知道了珍妮平安无事的喜讯,大伙儿暂且忘记了痛苦和忧伤。
当这支小小的部队走出丛林,波特教授和塞西尔·克莱顿便一眼看见珍妮站在小屋门口。
她快乐地喊了一声,跑过去迎接他们。她搂着父亲的脖子,泪流满面。自从被扔到可怕的、充满危险的海滩,她还是第一次这样失声痛哭。
波特教授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感情。可是他那紧张的神经和衰退的活力已经难以承受这种感情的冲击了,终于把一张皱皱巴巴的老脸埋在姑娘肩头,像个疲倦的孩子,悄悄地抽泣起来。
珍妮把他领进小屋。法国水兵们向海滩走去,几位战友正从那儿向他们走来。
克莱顿希望父女俩单独在一起呆一会儿,便到水兵们那儿,和几位军官谈话,直到他们的小船向巡洋舰划去——卡彭特中尉去报告他们这次冒险的不幸遭遇。
克莱顿向小屋慢慢走去,心里充满了欢乐,因为他爱的姑娘平安无事。
他不知道是什么神奇的力量使她幸免于难。她能活着回来,简直让人无法相信。
他走近小屋,看见珍妮姑娘走出房门,便急急忙忙迎了上来。
“珍妮!”他喊道,“上帝对我们实在是太仁慈了。告诉我,你是怎么逃出来的?为了我们,万能的神明是用什么方法救你脱险的?”
他以前还从来没有这样光叫她的小名儿,不称呼她的姓。四十人个小时以前,倘若这种叫法出自克莱顿之口,珍妮心里一定会荡起一股充满快乐的柔情,现在却把她吓了一跳。
“克莱顿先生,”她一边伸出一只手,一边很从容地说,“首先谢谢你对我父亲这种充满了骑士气概的忠诚。他已经对我讲了,你是多么崇高,多么勇于自我牺牲。我们真不知道该怎样报答你才好。”
克莱顿注意到,珍妮对他亲密而又略显随便的问候还没有作出反应。但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担忧的。他意识到,珍妮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现在不是向她表白爱情的时候。
“我已经得到报答了,”他说,“看到你和波特先生平平安安大团圆这就足够了。他那种默默的、毫不怨天尤人的悲伤使我万分痛苦。我简直无法想象还能忍受多久。
“这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大的悲哀,波特小姐。除此而外,还有我白己的忧伤——我经历过的最大的忧伤。但他的痛苦是一种绝望,让人哀怜的绝望。它使我懂得,没有一种爱,甚至丈夫对妻子的爱,可以与父亲在女儿身上表现出来的自我牺牲精神和慈爱相比。”
姑娘低下了头。她想问他一个问题,可是一想到就在她坐在“森林之神”旁边快乐地笑着,吃着美昧的野果,脉脉含情地互送秋波时,他和父亲却在为她经受可怕的苦难,她又难于启齿,觉得简直是对他们的亵渎。
可是爱情是那样一种奇妙的感情。鬼使神差,她还是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去救你们的那个林中怪人上哪儿去了?他为什么没有回来?”
“我不明白,”克莱顿说,“你是指谁?”
“就是救过你们的那个人嘛!就是他把我从大猩猩的手里救出来的。”
“哦,”克莱顿惊讶地说,“是他救的你?要知道你还没跟我讲过你的‘历险记’呢!”
“你没见着这个怪人?”她焦急地问,“他听见丛林里那很遥远、很微弱的枪声之后,就离开我走了。那时,我们刚走到这片空地,他就飞也似的朝正进行战斗的那个地方跑了。我知道他是帮助你们去了。”
她的声调简直是一种乞求,神情也因为极力抑制心中的激动而显得十分紧张。这一切自然逃不脱克莱顿的眼睛。他奇怪,她怎么会这样激动,这样急于知道那个怪物的下落。
一种怅然若失的感情油然而生。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就在这一刹,他对救过自己性命的泰山,埋下了第一粒嫉妒与怀疑的种籽。
“我们压根儿就没看见他。”他平静地说,“他没跟我们一块儿。”过了一会儿,又若有所思地说:“也许他跟自己部落的人在一起,就是袭击我们的那些人。”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说,因为连他自己也不相信这会是真的。
姑娘大睁着一双眼睛望着他。
“不!”她激动地大叫着——在他看来,未免太激动了。“这不可能!那些人是野人!”
克莱顿大惑不解。
“他也是这丛林里一个奇怪的野人,波特小姐。我们对他一点儿也不了解。欧洲各国的语言他既不会说,又听不懂。他的装饰品和武器与西非海岸的野人完全一样。”
克莱顿像放连珠炮似的一口气说了下去。
“方圆几百英里之内除了野人再没有别的人种可言,波特小姐。他一定是攻打我们的那个部落的成员,或者属于哪个野蛮的部落。他也许还是个吃人肉的野人。”
珍妮脸色苍白。
“我不信!”她轻声说,“这不可能是真的!”她对克莱顿说:“他会回来,而且证明你是错误的。你不如我了解他。听我说,他是一个文明人。”
克莱顿是个大度的、颇有点骑土气概的人。可是珍妮姑娘不遗余力地维护这位林中怪人,使他醋意大发。一刹间,他忘记他们受过这位“半人半神”的怪物多少恩惠,嘴唇上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
“也许你是对的,波特小姐,”他说,“可是,我认为,我们谁都不必为这个生吃腐肉的家伙着急。他完全可能是个半疯狂的无赖汉,说个定没等我们忘记他,他就把我们全忘到脑后了。他只不过是森林里的一头野兽,波特小姐。”
姑娘没有答话,但她觉得她的心在痛苦地抽搐。
她知道克莱顿说的只是他自己的看法。她第一次开始分析她新发现的这种爱情的基础,并且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来看待自己恋爱的对象。
她慢慢地回转身,向小屋走去。她极力想象如果她和“森林之神”一起坐在客轮的交谊室里会是一副什么样子。她仿佛看见他用手抓东西吃,像野兽吃猎物一样撕扯着,在大腿上面擦着油腻腻的手。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
她仿佛看见自己正把他——一个粗鲁的、没文化的乡巴佬介绍给她的朋友们。想到这里,珍妮不由得倒退了几步。
回到小屋,她坐在那张铺着蕨和茅草的床上,一只手按着急促起伏的胸膛,感觉到了那个男人送给他的小金盘硬硬的轮廓。
她把金盒掏出来放在掌心,一双迷离的泪眼端详了半晌,然后把它举到唇边热烈地吻着。一张美丽的脸理进柔软的蕨里,伤心地抽泣着。
“野兽?”她喃喃着,“那就让上帝把我也变成一只野兽吧。因为不管是人还是兽,我都是你的。”
这天,她没再见克莱顿。艾丝米拉达给她送来了晚饭。她让她转告爸爸,因为这场惊吓她很不舒服,需要休息。
第二天早晨,克莱顿和救援部队一起去找迪阿诺持中尉。这次一共去了二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十名军官,两名军医,还带了足够吃一星期的粮食。
他们还带着行李和吊床。这吊床还有一个用途就是可以运送伤病员。
这是一支下定了决心的“愤怒之师”,一支援兵,更是一支讨伐队。因为这一次走的是熟路,用不着浪费时间东找西寻,刚过中午,部队就到了头一天进行那场小规模战斗的地方。
那条大象踩出来的道路从这儿直通木本加的村庄。大约下午两点,前头部队就已经到达那块林中空地的边缘地带。
指挥官卡彭特中尉立刻派一部分兵力穿过丛林,迂回于村庄对面。另外一支小分队把守栅门,他带其余的士兵仍然留在林中空地南端。
卡彭特的计划是,埋伏在北边的士兵最后进入位置。待一切就绪,立即发起冲锋。他们的枪声就是几支小分队从四面同时发起进攻的信号,争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拿下村庄。
卡彭特中尉带着士兵们在稠密的树林里蹲了半个小时,等待发起冲锋的信号。他们觉得仿佛过了好长时间。黑人正在农田里干活儿,有的在栅门口出出进进。
终于传来一声步枪的脆响,埋伏在丛林西面和南面的水兵们同时猛烈开火。
地里干活的黑人扔下手里的工具发疯似的向栅门跑去,在弹雨中纷纷倒下。法国水兵跨过横躺竖卧的尸体在直向栅门冲去。
这场攻击疾如闪电,出其不意,没等村民顶住栅门,白人已经冲进村寨。村街上全副武装的人们又开始一场肉搏战,打得难解难分。
黑人在栅门以里的村街上坚守了一会儿。法国人的手枪、步枪、短剑把黑人们的长枪手和连弓还没来得及拉开的弓箭手打得纷纷倒下。
很快,战斗变成发疯似的溃退,然后又变成一场残忍的屠杀。法国水兵看见有几个黑人身上穿着迪阿诺特的制服,越发燃起复仇的火焰。
他们放过了儿童和妇女。等他们满头大汗,满身鲜血终于停止了这场屠杀,木本加的村子里实际上已经连一个敢于反抗的、活着的武土也没有了。
他们仔细搜查了每一座茅屋、每一个角落,可是连迪阿诺特的影子也没有找着。他们打着手势问俘虏,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有个水手因为曾经在刚果服务过,会说几句白人和沿海岸居住的更为落后的部落交流思想的话,这个部落的黑人正好也能听懂这种蹩脚的语言。可是问到迪阿诺特的下落,他们还是一无所知。
而且,只要问到和迪阿诺特有关的事情,这些黑人就比比划划,叽叽喳喳,一副张慌失措的样子。最后大家一致认为,这种恐惧便是这帮魔鬼似的坏蛋两天前杀死他们的同志,并且摆了人肉筵席的证据。
法国水兵终于完全失望了,只好准备在村子里宿营过夜。池们把俘虏集中到三个茅屋里,派“重兵”把守。还在栅门设了岗哨。村庄在死一样的寂静中入睡了。只有黑人妇女不时为失去亲人发出几声哀号。
第二天早晨,他们踏上归途。他们原打算放火烧掉这个村庄,可是看见那些痛哭流涕、痛苦呻吟的俘虏便打消了这个主意。这样他们至少有个遮风挡雨的屋顶,有道拦一栏野兽的珊门。
“探险队”沿着他们头一天走过的路慢慢地走着。十副担架使得他们放慢了行军速度。他们共有八个重伤员,还有两个死于非命。
克莱顿和卡彭特中尉在后面压阵。这位英国人出于对中尉悲伤的尊重,沉默着一句话也没说。迪阿诺特和卡彭特从小就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克莱顿看见这位法国军官如此悲伤,心里想一定是因为迪阿诺特的牺牲毫无价值而引起的。迪阿诺特在落入那些野蛮人的手里之前,珍妮就已经得救。而且他完全是为自己职责以外的事情送命的,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外国姑娘死在异乡的。可是当他把这番话讲给卡彭特听的时候,中尉摇了摇头。
“不,先生,”他说,“迪阿诺特情愿这样死。我只是伤心没能替他去死,至少和他一起去死。我真希望你能更了解他,先生。他是一位真正的军官,也是一位真正有教养的男子汉。这个称号许多人都可以得到,但能够当之无愧的人却不多。
“他并非死得轻如鸿毛。他为一个素昧平生的美国姑娘而死,会使还活着的同志们更勇敢地面对死亡,不管那将是一种怎样的牺牲。”
克莱顿没有答话,可是内心深处,他对法国人升起一种新的敬佩之情,而且这种感情日后也没有稍许的减退。
回到海滩上那座小屋,天色已晚。走出丛林之前,他们放了一枪,告诉“宿营地”和船上的人,救援部队已经去得太晚了。他们事先约定,在离“宿营地”一两英里远的地方鸣枪报讯。放一枪,说明失败;放三枪,说明成功;放两枪则表示既没有找到迪阿诺特,也没有找到俘虏他的黑人。
等待他们回来的人听到枪声都心情沉重,神情严肃,见了面也没说什么。他们把死去的战友、受伤的水兵,轻轻放到船里,默默地向巡洋舰划去。
珍妮站在小屋门口。 “可怜的中尉呢?”她问,“你们没找到有关他的线索?”
“我们去得太晚了,波特小姐。”克莱顿很悲伤地回答道。
“告诉我,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她问道。
“没法儿告诉你,波特小姐。太可怕了。”
“你的意思是,他们折磨了他?”她轻声说。
“我们无从得知他们在杀死他之前,都对他干了些什么。”他回答道。他满脸倦容,为可怜的迪阿诺特感到十分惋惜,说这句话的时候,特别强调“之前”两个字。
“在杀死他之前!你这是什么意思?他们难道……他们难道……”
她突然想到克莱顿曾经对他说,那位“林中怪人”也许和这个部落有某种关系,心里一阵颤抖,简直无法说出那几个可怕的字眼儿。
“是的,波特小姐。他们是……吃人肉的野人。”他几乎是恶狠狠地说。因为他也突然想起那个“林中怪人”。两天前他感觉到的那种奇怪的、难以言状的嫉妒又一次掠过心头。
就像猿与深思熟虑、彬彬有礼毫无瓜葛一样,克莱顿也与凶残可恶决不沾边儿。可是他竟脱口而出:
“毫无疑问,你那位‘森林之神’离开你之后,便匆匆忙忙赴人肉筵席去了。”
话音刚落,他就觉得一阵愧疚,尽管并不知道他是多么残酷地伤害了姑娘的心。他之所以感到惭愧,是因为自己毫无根据地诋毁了这位“森林之神”,而他曾经救了他们五条性命,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人。
姑娘高昂着头。
“对于你的断言只能有一个合适的回答,克莱顿先生。”她冷冷地说,“可惜我不是个男人,否则就会把这个答案告诉你。”她回转身,快步走进小屋。
克莱顿是英国人,他还没推测出波特小姐这句话的意思,姑娘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哎呀!”他十分沮丧地说,“她是把我看成一个骗子。这个评价也不能说冤枉了我。”他又若有所思地补充道:“克莱顿,小傻瓜,我知道你太累了,神经也太紧张了。可是让自己这样出洋相就太没有道理了。你最好睡觉吧。”
睡觉以前,他在船帆这边轻轻喊珍妮,想向她道歉。不过,这无异与跟古埃及狮身人面像讲话。珍妮在那边理都不理。他只好写了一张字条,从帆布下面塞了过去。
珍妮看见那个小字条,仍然置之不理。她非常生气,感情受到很大的伤害。不过,她毕竟是个女人,最后还是拣起那张字条读了起来。
亲爱的波特小姐: 我没有理由为我的行为辩解。唯一的借口就
是我的神经太紧张了——其实,这实在并非借口。
全当我没说过那些蠢话。我非常难过。在这
个世界上,我最不愿意伤害的就是你。告诉我,你 已经原谅了我。
威廉·塞西尔·克莱顿
“他一定是那样想的,要不然不会那样说。”姑娘心里这样分析,“然而,这不可能是真的!啊,我知道,决不是真的!”
字条里有句话吓了她一跳:“在这个世界上,我最不愿意伤害的就是你。”
一个星期以前,这句话会使她心里充满快乐。可是现在,却让她那样烦闷。
她真希望不曾与克莱顿相遇,但也为结识“森林之神”而感到阵阵忧伤。不,其实她是很高兴的。她手里还有另外一张字条,是人猿泰山写给她的“情书”。是她从丛林里回来的第二天,在小屋前面的草丛里发现的。
这个新出现的求爱者会是谁呢?如果他是可怕的丛林里另外一位野蛮的居民,为了得到她,他什么事儿干不出来呢?
“艾丝米拉达!醒一醒。”她喊道,“真让我心烦,明明知道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和痛苦,你还能睡得这样安稳、香甜。”
“天哪!”艾丝米拉达惊叫一声,坐了起来,“怎么了?来了只河马?在哪儿?珍妮小姐。”
“胡说,艾丝米拉达。什么也没有。快睡吧,你睡着了惹人心烦,醒来更糟!”
“是呀,亲爱的。可是你怎么了?宝贝儿。今儿晚上你怎么总是闷闷不乐?”
“啊,艾丝米拉达,今儿晚上我只是心情不好。”姑娘说,“别管我……好人儿。”
“是的,亲爱的。你也快睡吧。你神经太紧张了。菲兰德先生给我们讲什么来着?吃人的魔鬼。主啊,难怪我们都这样神经紧张。”
珍妮走过去,一边笑一边吻了吻这个忠心耿耿的女人,祝艾丝米拉达晚安。

第二天早晨,他们出发到泰山的小木屋。四名万齐瑞部落的武士抬着克莱顿的尸体。泰山建议把他埋到先父紧挨丛林亲手建造的小木屋旁边,和已故的格雷斯托克勋爵长眠在一起。
珍妮·波特很高兴泰山做出这样的决定。从内心深处很为这个奇人尽善尽美的性格而惊讶。他虽然与猿为伍,由一只母猿养大,但身上具有一种只有经过高度文明熏陶的人才会有的骑士品质与博爱精神。从克莱顿的窝棚到泰山的小木屋一共有五英里,他们走了大约三英里的时候,走在前面的一位黑人武士突然停下脚步,惊讶地指着沿海滩向他们走来的一个样子十分古怪的老头儿。这个老头儿戴了一顶缎礼帽,两手反剪在黑礼服的“燕尾”下面,低着头慢慢地走着。
珍妮·波特又惊又喜,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向老头儿飞快地跑过去。老头儿听见她的喊声抬起头,认出迎面跑来的是珍妮时,也快活地喊了起来。波特教授把女儿紧紧抱在怀里,泪水泉涌般地流下苍老、布满皱纹的面颊,激动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大一会儿老头儿才认出和珍妮一起站在面前的小伙子是人猿泰山。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一定是由于过度悲伤和激动精神错乱了。他和其他人一样,一直认为泰山早已葬身鱼腹。珍妮和泰山费尽唇舌说明原委,他才相信眼前的小伙子确确实实是珍妮的“森林之神”。老头听到克莱顿的死讯之后,心里非常悲伤。
“我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他说,“瑟兰恩先生对我们说,克莱顿许多天前就死了。”
“瑟兰恩跟你们呆在一起?”泰山问。
“嗯。他是最近才找到我们的,还把我们领到你那座小木屋。这以前我们在小木屋北边不远的海滩上宿营。看见你们俩,他一定会非常高兴。”
“还要大吃一惊。”泰山说。
不一会儿,他们就回到那片坐落着小木屋的海滩,海滩上人来人往,泰山一眼看见迪阿诺特。
“保罗!”他大声喊道,“天哪!你怎么也跑到这儿了?我们是不是都精神错乱,总在幻听幻视呢?”
就像许多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这桩事很快便得到了解释。原来迪阿诺特的巡洋舰一直沿海岸航行,执行任务。行驶到这一带的时候,中尉建议巡洋舰在那个被山岬封锁的港湾外面抛锚,他再乘小船走看看那片丛林和丛林旁边的小木屋。两年前,那么多军官和土兵曾经在那里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激动人心的场面。登陆之后,他们发现了坦宁顿和他的朋友们。现在正在做种种安排,准备第二天早晨带他们乘船返回文明世界。
海泽尔·斯特朗、她的母亲、艾丝米拉达和塞缀尔·菲兰德先生看到珍妮·波特平安回来,高兴得要死。她能脱离险境,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大家一致认为,除了人猿泰山,谁也不会创造出这样的奇迹。他们对泰山大加赞扬,直搞得他怪不自在,希望马上独自回到柯察克部落的“小戏台”。
大伙儿对泰山的黑人朋友们很感兴趣,黑人们也高高兴兴收下这些白人送给他们的许多礼物。可是,当他们听说他们的王将要乘坐停泊在离海岸一英里远的那条巨大的“独木舟”扬帆远航时,一个个都非常难过。
泰山还没有见到坦宁顿勋爵和瑟兰恩先生。他们一早就出去打野味去了,还没有回来。
“你说这个茹可夫要是看见你该有多么惊奇啊!”珍妮·波特对泰山说。
“他不会惊奇多久的。”泰山冷笑着说,语气与平常大不相同。珍妮不出得抬起头,惊讶地瞥了一眼他那张脸。她看到的表情显然证实了。心里担心着的事情。她抓住他的胳膊,求他把这个俄国佬交给法国司法机关处理,不要自己下手置他于死地。
“在密林深处,亲爱的!”她说,“除了你浑身结实的肌肉,再没有别的代表正义与公理的地方可以替你伸张正义,那时候你杀了这个罪该万死的家伙自然无可非议。可是,现在一艘来自文明世界的海军舰艇就在身边,而且他们随时可以听命于你,在这种情况下你再杀死他可就是谋杀了。到时候,就是你的朋友也不得不下手逮捕你。如果你拒捕,就会使我们大伙儿都陷入难堪与不幸之中。我绝不能再失掉你,我的泰山。向我保证,把他扭送给达弗林舰长就行了。让法律按程序去审判这个畜生,我们犯不着为他葬送自己的幸福。”
泰山觉得珍妮的话很有道理,便答应了她的请求。半小时以后,茹可夫和坦宁顿肩并着肩从密林中走了出来。坦宁顿首先看见宿营地又来了客人。他看见黑人武士正和巡洋舰的水手们谈论着什么。后来又看见一个皮肤呈棕色的大个子男人正跟迪阿诺将和达弗林舰长谈着什么。
“那个人是谁呢?”坦宁顿对茹可夫说。俄国佬抬起一双眼睛,正好和泰山打了个照面儿。他踉跄了几步,脸色一下变得煞白。
“他妈的!”他喊了一声,没等坦宁顿弄清怎么回事儿,已经举起步枪,瞄准泰山,扣动了扳机。坦宁顿紧挨着他,因此,在步枪的击铁撞击子弹的刹那间,一下子抓住平举着的枪筒,那颗本来要射向泰山心脏的子弹,从他的头顶呼啸而过。
俄国佬还没来得及打第二枪,人猿泰山已经扑过来从他手里夺过那支步枪。达弗林舰长、迪阿诺特中尉和十几个水兵闻声也都冲了过来。泰山一句话没说,把茹可夫交给他们。因为在这个坏蛋回来之前,他已经向法国军官们报告了他的一系列罪行。舰长立刻命令给这个俄国佬戴上手铐,送上巡洋舰,关了起来。
在水兵们押送如可夫乘坐小船到他的临时“监狱”——巡洋舰之前,泰山获准对他进行搜查,并且找到了那份他偷走的情报。
珍妮·波特和别的人听见枪声,都从小屋跑了出来。最初的激动平静下去之后,她向受了一场虚惊的坦宁顿勋爵表达了心中的谢意。从茹可夫身上搜出情报之后,泰山也走了过来。珍妮·波特把他介绍给坦宁顿。
“约翰·克莱顿·格雷斯托克勋爵,我的未婚夫!”她说。
坦宁顿勋爵虽然竭力作出很有礼貌的样子,也还是掩饰不住满脸惊讶的表情。人猿泰山、珍妮·波特和迪阿诺特大费唇舌,从头到尾讲了一遍关于“人猿”的故事,坦宁顿勋爵才相信他们并不是得了精神病在说胡话!
日落时分,他们把威廉·塞西尔·克莱顿埋在他的叔叔和婶婶——已故的格雷斯托克勋爵和格雷斯托克夫人的坟墓旁边。按照泰山的请求,士兵们鸣枪三次,枪声在“一个勇敢的面对死亡的勇士”最后的安息之地回荡。
波特教授年轻时,曾经当过牧师。他为克莱顿的亡灵做了祈祷。坟墓周围站着一群非洲丛林与热带的太阳从未见过的稀奇古怪的送葬者——法国军官和水兵,两位英国勋爵,美国人,还有20多个非洲黑人勇士。他们都低着头,极力抑制着内心的悲伤。
举行葬礼之后,泰山请求达弗林舰长让巡洋舰晚走两天。因为他要到几英里之外的丛林里取他的“行李”。
第二天下午晚些时候,泰山和他的黑人武士们搬回他的第一批“行李”。大伙儿看见这些许多年以前铸造的金锭,立刻把人猿泰山团团围住,七嘴八舌提了许多问题。对于这些问题他都面带微笑拒绝回答——他不愿意向他们提供关于他这笔巨大财富来源的任何线索。“我搬走的金锭不过是九牛之一毛。”他解释道,“花完这些之后,我还打算回来再取呢!”
第二天,他又把头一天没搬完的金锭都搬回营地。这批财宝运到巡洋舰上之后,达弗林舰氏说,他觉得自己就像古时候西班牙太帆船的船长从阿兹特克人①的“黄金城”启锚返航。“说不定什么时候船员们就会割断我们的喉咙,抢走我的舰艇呢!”他补充道。①阿兹特克人:西班牙入侵前墨西哥中部之印第安人。
第二天早晨,他们准备登上巡洋舰的时候,泰山壮了壮胆儿,向珍妮·波特提出一个建议。
“人们都认为野兽缺乏感情。”他说,“可我希望能在我出生的小木屋里结婚;能在我父母亲的坟墓旁边,在一直是我的家乡的野蛮的丛林里结婚。”
“这是不是太不合乎礼仪呢,亲爱的?如果合乎礼仪,在原始森林的绿荫之下跟我的‘森林之神’结婚,可是最合适不过了。”
他们向大伙儿请教的时候,人们都说没有什么不合乎礼仪的,而且毫无疑问,这将是充满浪漫色彩的、最为美妙的结局。于是,小木屋挤满了前来祝贺的朋友。大家目睹了波特教授在三天之内第二次主持了应该由牧师主持的仪式。
一切就绪,迪阿诺特是男傧相,海泽尔·斯特朗是女傧相。可是,坦宁顿又突生“奇想”,打乱了整个安排。
“如果斯特朗小姐同意,”他边说边挽起女傧相的手,“海泽尔和我都认为,我们俩能在今天和泰山与珍妮同时举行婚礼,将是一件极其美妙的事情。”
第二天,他们就启航了。当巡洋舰慢慢驶向大海时,一个个子很高的男人身着一尘不染的白法兰绒衣裤和一位十分漂亮、娴静的姑娘倚在栏杆上,眺望着越来越远的海岸线。海滩上,20个万齐瑞部落的黑人武土,把长矛举过头顶,使劲儿挥舞着,大声叫喊着,向泰山告别。
“亲爱的,假如不是跟你在一起,到一个永远幸福的新世界,”他说,“我真不愿意就此永远离并非洲丛林。”人猿泰山弯下腰在妻子红润的唇上深情地吻了吻。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第三部《猿朋豹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