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官网手机网址桃花流水,斜风细雨不须归

靳知远坐在车里,转头去看咖啡店窗口的位子,绰绰约约只见两个人影:他知道那里坐着的是施悠悠和姐姐。其实他已经见过悠悠,很漂亮。好几年了,再没见过面,长什么样都有些淡忘,只记得她的笑,纯净明亮,叫人想起可爱的柠檬黄色调。
靳维仪的电话又打来了,他没接,双眼微微一闭,推开了车门。
对面坐着的女子,从他进门开始,一直极有礼貌的看着他的脸,却独独避开了他的眼睛。她比起以前,清瘦了很多。其实以前也瘦,可脸却总是有些圆,现在褪去了婴儿肥,下颌便尖尖的。她一直在微笑,牙齿洁白漂亮,真像是小小的一排贝壳。以前带着牙套,她也不会觉得不自然,总是说:“牙套更需要晒太阳!”
靳知远没有半丝分神,在姐姐身边坐下,可神色却自己想象的更冷峻。
她打招呼,表情竭力沉稳:“你好。”可还是觉得气息有些不稳,蓦地想起那个晚上,自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可是最后,他的声音冷酷的像是末日审判:“施悠悠,我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
互相间只说了几句话就开始冷场。
维仪最初是好心,可也不忍心看到这样尴尬下去,轻轻咳嗽一声,有些自嘲:“好像这不是一个好主意。”她朗朗一笑:“好了,我还有事。知远,你要不送悠悠回去吧?”
施悠悠手里的咖啡已经冷却,泛泛的浮着一层白沫。明明是青春鼎盛的日子,明明可以鲜衣怒马的日子,重逢遇上他,却原来统统褪色。只是还竭力的维持着唇边笑容,或许可以作为最后的防线。
靳知远一直在看着她说话,眸色乌黑深沉。她的笑,早就不像以前那样,明朗爽快。如今温婉而清浅,云淡风轻。他忽然觉得有些烦躁,便忍不住松了松领口。
悠悠利落的站起来,甜美的唇角带笑:“不用了,我打车回去就可以了。”她比他们走得都要快,甚至不需要等待回答,已经站起来,像是避之不及。恍然就有如释重负的感觉,似乎只要离开这个人的视线,她便钻出了水面,可以重新大口呼吸。
靳知远坐着没动,这样的天气里,施悠悠只是在针织衫外套了一件黑色大衣,露出了白玉般修长的颈,再也不像以前,缩在大围巾里,毛茸茸的叫人爱怜。靳维仪看着他,无奈的摇摇头。
只是片刻工夫,他像是下定了决心要追出去,低头对维仪说:“姐,我先走了。”
施悠悠坐在车里,忽然记得翻出了包里随身带着的小镜子,她伸出舌头,安静的看着小小的镜面,舌苔上划过的那条近乎浅白的痕迹。这几年的时光,只要是对着镜子,她总是忍不住去照,也有同事注意到的,打趣她:“施悠悠,你给舌头化了妆呢?还是给牙齿?”她就说:“没有,我就看看唇膏褪色没有。”
到了住处,她付了钱下车,可是靳知远在身后快步赶上来。悠悠回头,忽然有些晕眩:是自己记错了么?他的眼睛并非很大,又是内双,有时候沉默,就会带出几分凌厉;更多的时候对着自己笑,就显得璀璨迷人。可现在,隔了几步的距离,却从他的眼里读出了茫然和几分躲避。可他在躲避什么?
他沉默,英俊的脸上连笑意都深敛,只是抓住了她的手腕。
肌肤相触的那一刻,往事如流水,却倒卷着袭来,她有些恍惚的看着那双桃花眼,曾经灿烂而明亮的,如今却藏起了锋芒,只有淡淡光芒流转,像是天边散落的雪粒。

唐家把生意做到了这里,有时候圈子太小,唐嘉和靳知远免不了还是要常常见面。好几次靳知远都忍不住实话实说:“唐嘉,这一轮报价我根本没指望有人能接,你这是干什么?”他漫不经心的扫一眼,然后笑:“我觉得还可以。多少能赚点。”
靳知远哭笑不得:“你别骗我。你接的这两单,最多不过就是白做,一分也赚不到。差价就捏在我手里,我还不清楚么。”
唐嘉没说话,自顾自的开始打电话。 靳知远无奈:“你以为这样就是在帮她?”
后来唐嘉想想,他哪里想得那样多?其实不过希望她可以不用那么疲累罢了。
岁月荏苒,靳知远的成长让他暗暗心惊,有时候坐在一起谈合同,那样内敛而深沉的气息,简直叫他想不起以前那个英俊阳光的少年。靳维仪倒是学会了放松,公司的事全交给了弟弟。有次他开车从广场经过,看见她扶着母亲在日光下慢慢的散步。那次自己停下车对她打招呼,她清清爽爽的对自己笑,像是一下子小了好几岁。
他对着靳知远从来不会拐弯抹角,常常很直接的问他:“你姐姐最近怎么样?有没有男朋友?”
靳知远会笑,然后眼角微微勾起,答得从容:“没有,我也担心她快嫁不出去了。”
两个男人间讨论这种问题其实有些不适合,而唐嘉眉头紧锁着,手指在沙发上轻叩,叹气:“是啊,都过去了这么久,我再去找她,她会不会对我改观?”
靳知远看了一眼他身侧坐着的女孩子,年轻而妖娆,然后唇角抿起轻笑:“我看不会。”
唐嘉略带无奈的喝了口酒,轻轻在暗色的包厢里吐出了烟圈,然后说:“你以为我想过这样的日子么?”并非完全真诚,叫人分不出真假。
靳知远低头想了想,指间亦拢着小小一团火苗。他语气有些淡:“我了解。”
唐嘉一点都没想到,不用他再去找她了。靳维仪在大雪天凌晨,怒气冲冲的拨电话给他。而他当时在家中,睡眼朦胧的睁开眼睛,看了看时间,这才皱眉:“维仪?怎么了?”
她的语气里已经连一丝理智都没有,声音尖锐的撕扯着自己耳膜:“你出来。”唐嘉翻身坐起来,顾不上说别的,只说了两个字:“等着。”
她的语气冰冷,头发纠结在一起,眼眶还是红肿的:“我妈刚走。”她呛了一口冷风,连连咳嗽。并不像是来对他报丧的,更像是愤怒到了极点,来找他发泄。
唐嘉沉默,伸手揽住她,半拖半抱的拉她进来,然后低声问她:“怎么回事?”保安在一边打着瞌睡,被声音惊动站了起来。唐嘉简单向他点头示意了一下,又问了一遍:“怎么回事?”
维仪声音很淡:“你拉他去喝酒了吧?他回来出了车祸,然后我妈受了惊吓,撑不住了。”
唐嘉“嚯”的站直,惊怒交加,自上而下的看着她,明知此刻她并不清醒,还是冷冷开口:“所以你是说,阿姨的死,是我的错?”
维仪没说话,良久,慢慢的攀住他的肩膀,低声抽泣。
她也是狼狈,只穿了睡衣,套了大衣就跑下来。唐嘉环住她的腰,低声安慰:“上去再说。”
此时在暖暖的房间里,维仪有些恍惚,缓缓的把那杯水放回茶几上,双手交握,手指纤细而苍白:“唐嘉……我没有怪你。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们一个个的都走了。我害怕……”
唐嘉站起来,绕过茶几,蹲在她的身边,只给她宽阔温暖的怀抱。
将她拥进怀里的那一刻,他竟心绪万千,仿佛走过许多路,终于有了这一刻,她在最困难悲伤的时候,转身找到了自己。
他送她回去的路上,维仪一言不发,沉默的看着窗外,牙齿咬在唇上,苍白脆弱。后来下车的时候,她走在前边,不知是不是因为冷,微微缩着肩膀。唐嘉在一瞬间很想把手围拢上去,走慢几步想了想,还是算了。
其实他们公司员工很多都认识他,来往吊唁总见到他陪在维仪身边,免不了私下讨论起来。他若无其事的进出,最后维仪问他:“快大过年乐,你还是回去吧?”
他像才想起来似的,于是理所当然的说:“大雪封高速了,今天肯定走不了。”
偏偏那一晚,靳知远又忙着出门去吴总的新厂了,像是出了急事。维仪嫌自己家里冷清,被他一拖二拉的,就去了他家。
他们之间难得可以这么平和的聊天。
靳维仪因为喝了酒,眼神冽滟,和月白色流转光华的胸针相映相衬,说不出的动人。
他们聊起很多东西,维仪似乎懒散的靠在桌边,听他讲自己小时候的故事。
后来话题一转,他小心翼翼的问她:“你要一直单身下去?”
言下之意是说她嫁不出去了?维仪皱眉,又向他笑了笑,笑容明媚可爱。
她的声音像婴儿一样柔软:“我早就错过了那个人。错过很久了。”
唐嘉却似乎如同捕捉到了商机一般,双眼一扫之前的阴霾,轻柔的扶着她的肩,悄然问道:“那么,你告诉我,你究竟是不甘心,还是一直还爱着他?”
不甘心……还是爱情……?
是的,她是不甘心,她错过那么多次。大学的时候,矜持也好,害羞也好,总之她不会让自己成为先开口的一方;之后各奔东西,她赞叹他的志向,于是越发的迷恋,其实大约心底也是清楚,她在这里有这样多牵挂,永远不能做到像他一样的。
她有时候会想,若是能和他一起吃土豆,整整一个冬季,那大概也是甜蜜的。可是……缺水的生活,自己又怎能忍受?
这样简单的问题,清脆的叮当一声,打碎了心底最后的梦幻一角。就是这样现实,她的梦想,充斥的全是娇贵和矫情,和自以为是的眷恋。
罢罢罢,维仪悄悄的用双手掩面,而凌乱的长发胡乱的散落,似乎替自己蒙上黑色的面纱,不敢直面这个世界。
而身侧的男子并不愿意就这样放弃,不依不挠的扳着她的肩:“维仪,我真的不相信,你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他想了想,嘴角笑意明显:“靳维仪,那个晚上,你只想到了我,对不对?”
他越来越有把握,几乎无法想象,这样的女子,在之前的记忆里,她几乎从不失态,连噙着冷笑都叫人觉得总是优雅美丽。
唐嘉越这样想,心底就越发的柔软。他要是早些想到,早些了解,那么这几年,她不会这样孤单的走来——原来自己也是自私而带了愤然的,气愤她的坚持和拒绝,由是而加倍的自我放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