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闹铃声里的爱,我第一次带城里女友回农村老家

图片 2

一年前,岳父被查出食道癌,后转移到肺部。他老喊胸疼,发了几次高烧,差点去世。我们一直跟他说是胸部积水,输了好长一阵子吊瓶,输得双腿肿胀。后来,输进去的液体直接从脚面渗了出来,岳母一面擦拭,一面为他揉脚。脚面揉一会儿就会软和许多,但停下来,便很快变得硬邦邦的。于是,岳母就不停地揉捏。岳父总是迷迷糊糊,醒来看见岳母,第一句话便是:你快歇一会儿吧。

图片 1

图片 2

他心疼岳母。

01

寂静的小村庄

有几次,岳父情不自禁地拉岳母的手。屋子里那么多的人,他俩就那么拉着,眼里,是无限的信任,以及无限的依赖。

我叫小张均,今年28岁。我家在一个特别偏远的小山村,从县里面还要坐三个小时再走半个小时山路才能到。我的父母都是种桃子的果农。这辈子他们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小县城,母亲不识字,父亲只上了个小学,母只有我一个孩子,他们对我付出了全部的心血,非常疼爱我。这辈子他俩最大的心愿就是我能跳出农门,在城里找个踏踏实实的工作。

今年的五一小长假,我陪妻子回娘家。因为放的天数多,我们在乡下老家住了一宿。

前两年,岳母有一次突然晕倒在炕沿底。当时,屋里只有他俩。岳父一下子不知所措,一边掐人中,一边呜呜咽咽地哭。嘴里不停地念叨,快醒醒,你快醒醒,我跟你就伴还没有就够呢,你可别吓我。那一刻,他竟忘了打电话,也忘了叫人,就这样抱着岳母一直把她喊醒过来。

从小我就知道心疼父母的不容易。父母每天早上五点就要去果园干活,我也会早早起床给他们做好早饭端到果园再去上学。晚上放学回家,除了完成家庭作业外,还要给父母做饭,煮猪食喂猪,赶鸭子回圈,给父母热好洗澡水。童年的贫困没有让我感到自卑,相反,在父母身上我学会了勤俭、自立、自强。我相信,只有靠着自己的努力,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乡下的夜真静啊,朦胧的月亮在为我守夜,远处的蛙鸣是我的催眠曲,偶尔的几声狗吠又把我拖入了夜的最深处……我美美地睡上了一觉,第二天早上起来感到神清气爽。

他俩是一对苦孩子,岳父小时候没了父亲,岳母小时候没了母亲。两个人走到一起,我一直怀疑他们是否有过爱情。早年间,忙完地里的农活,就忙家里的活,陀螺一般。除了吃饭可以说上几句话,其他时候忙得焦头烂额,彼此连个笑脸也不见。那些年,家里唯一的收入是靠卖猪崽。每年到了母猪产崽的日子,岳母要整宿整宿待在猪圈里,守在母猪旁,生怕它压死刚出生的小猪。岳父则在屋子里呼呼睡大觉,从不过问一声。后来,我们为此曾集体讨伐过岳父,哪料,岳母说,他累得一躺下睡得跟死猪似的,也就什么都顾不上了。

从小我学习就刻苦,忙完了家里的家务外,我还经常打着手电筒在被子里看书。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我顺利考上了重点大学,毕业后进入了一家世界五百强上班。毕业后每个月工资有7000,我没什么特别的花销,赚的钱基本都寄回去给我爸妈了,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他们过得好一点。

但是很奇怪,昨晚跟岳母睡的妻子却是满脸倦意,哈气连天。我本来以为是她们娘儿俩擦寡擦得太迟了,耽误了睡觉。没想到妻子竟然对我说,跟妈妈睡什么都好,就是一样让我受不了,你猜怎的?

凡俗的爱,看不见爱,只有心疼。(情感故事 )

每次,母亲都说他们的钱够花了,让我把钱存起来,以后还要买房子讨老婆。大城市花销大,我要自己照顾好身体,不要舍不得花钱连饭也不吃。电话里母亲每次絮絮叨叨的关心,都让我的心暖暖的。

我了解妻子,妻子肯定不是因为老人有什么缺点而嫌弃她,那又会是什么原因呢,我想了很长时间都没有答案。

老了之后,岳父喜欢看的电视剧只有两类,一个是唱戏,一个是抗日剧。抗日剧,用他的话翻译过来,还是戏闹日本鬼子的戏。他小时候,曾经被日本人撵得四处躲藏,所以格外爱看日本鬼子被收拾的剧目。他爱看,岳母就陪他看。但常常是,岳父看得兴高采烈,岳母在一旁睡得鼾声如雷。等到岳父看完了,关了电视,岳母便一下子醒了过来,问,完了?岳父说,嗯,完了。好,完了那咱就睡觉。说完,岳母便跳下地,出去插院门。

02

今年三月份父亲去世,最难过的也许不是我们,而是与他相伴了大半辈子的母亲。在母亲这一辈人的眼里,丈夫就是自己的天,就是自己的全部依靠。

岳父放疗之后的很长时间,除了吃饭吞咽困难外,其他都没有问题。每晚他俩睡一会儿醒来就开始说话。说罢,再睡一会儿,醒来继续说。几十年发生的事,反反复复说上好多遍。岳父说,同样是苦命,跟着母亲活和跟着父亲活是不一样的。岳父总谈小时候母亲如何娇惯自己。当岳母谈及自己小时候去姥姥家被其他姊妹撵得不让进门时,岳父眼圈就红了,摸着岳母的头呜咽地哭。

毕业后因为工作的关系我认识了现在的女友小心。我和她是一个学校不同专业的,读书的时候错过了。我们俩很有共同语言。小心文文静静的,很知性,我很喜欢她,就对她展开了追求。小心虽然是城里的女孩,但是却非常朴实,我请她吃饭,她知道我家的情况,每次都点最便宜的菜,吃不完也不顾服务员的眼光将饭菜打包。我觉得小心就是我要找的女人。我们在一起后过得很开心。

妻子曾对我讲过,记得小时候,每次吃饭时母亲都要把头一碗饭盛给父亲。父亲是家里的强劳力,在生产队做的都是重事,我们全家都指望他挣工务养活我们呢。然后是爷爷奶奶。爷爷奶奶岁数大了,一饿就会发喘,理应得到照顾。再然后才是我们几个小孩的,最后一碗总是母亲自己的,锅里少得可怜的棒面疙瘩、山芋干、面须等干货都被捞光了,母亲的碗里只剩下照见人的空汤。

到后来,岳父变得越来越爱激动了,眼里常常噙着泪花。他总对岳母说,这辈子我报不了你的恩了,下辈子我再报你的恩啊。要不,就央求岳母,这辈子咱们在一起,下辈子也要在一起。岳母说,下辈子我才不跟你在一起了呢,我自自由由的,想去哪里去哪里。听到这话,他就一下子变得怯怯的,盯着岳母看半天。眼神里,满是惶恐和不解。

我准备和小心结婚,陈心带我回去见父母。她父母虽然都是城里人,家庭条件比较好,但是对我却很客气,不嫌弃我没房没车,仔细问了我的职业规划和两人之间的打算之后,父母就放下心了,还劝我年轻人不要着急,未来还有的是机会,只要对小心好,他们一点都不反对。没想到第一次见家长这么顺利,我对岳父岳母充满了感激。

把第一碗饭盛给父亲。母亲把这个习惯保持了几十年,直到父亲去世。父亲在世时,母亲每次吃饭还是自己舍不得吃,把自已碗里好吃的全都往父亲的碗里搛,这样的举动常常会引起父亲的“厌烦”,常常假装生气地撵她到一边去。因为家中的生活好得早就不愁吃不愁穿好多年了。

其实,在岳父闹病前一年,岳母刚做了乳腺癌手术,身体也不大好。可自从岳父病了之后,她的身体一直很棒,连个感冒也没闹过。岳母是这样解释的:也许,应该我好好伺候他,这是老天的安排吧。

接下来我将小心也带回了我的老家,临走的时候岳父岳母一直在嘱咐女朋友去了我家要知书识礼要体谅父母,女朋友连连点头。我们带着给我父母买的礼物就出发了。

在六七十年的漫长岁月里,父亲和母亲形影不离,娇小柔弱的母亲就像是父亲的影子,一直紧紧地依靠着父亲。现在父亲不在了,作为影子的母亲还在,可以想象,此时的母亲是多么的孤单、悲伤和无所适从。

编后语:这一年,他们都到了不惑之年,岳母74岁,岳父81岁。

03

父亲刚刚去世时,母亲显得很孤单很无助,她害怕自己成为别人的负累,那天,当她听到几个女儿在商量她将来的去向时,一向温和的母亲大声地对几个女儿说,我哪个都不要问,你们都走吧,我自己一个人过。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

一路上山路崎岖车很颠簸,女朋友一句怨言也没有。反而很开心和我欣赏沿途的风景。父母早早的准备好了一桌农家饭等我们回去,看着父母穿着他们自以为已经是最好的衣服,却仍然已经洗得发白,我的心里酸酸的。家里只有三间老房子,一间是喂牛的,一间是卧室,还有一个小间是厨房。从小到大我都和父母挤在一个卧室里,没有自己的房间。女朋友来了,我带她去我们果园摘了点水果,又带她去周围转了转。女朋友第一次到农村,很喜欢农村的山山水水。

说这话的时候,八十二岁的母亲在微微地颤抖,就像冬天里一枚仍挂在树上的枯叶,让我们心疼得心都揪了起来。

夏天来了,屋子里蚊子很多,为了怕女朋友被蚊子咬到,父母早早准备了蚊香但是没有多少用,山里的蚊子很厉害,一会女朋友的手臂就咬起了包。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和父亲在外面打地铺,女朋友和我妈睡里屋。

四十多岁的妻子是一个孝女,自从父亲去世后,她经常长途奔波风尘仆仆地回去陪母亲。她每次回娘家都要为母亲洗头、洗脚、剪指甲,晚上还要陪着老母亲一起睡,和她擦寡聊天到深夜。妻子总睡在老母亲的脚头,给她焐被窝,妻子习惯于把老母亲的脚抱在怀里睡,妻子说,妈妈的脚冰凉冰凉的,一夜到天亮都焐不热。

我很担心女朋友被蚊子咬到,母亲就要起身去小卖部再去买蚊香,女朋友赶忙拉住她,说没事没事,这么晚了,店都关门了。

而每次妻子跟母亲睡的时候,老母亲为了不惊扰妻子,一夜到天亮身体微微不动。老母亲的衰老与体贴让妻子又担忧又心酸。

整个晚上我都担心女朋友睡不好,第二天一早起来,却看到女朋友已经在灶房里帮我母亲一起煮早饭了。女朋友不会烧火,母亲正在手把手教她点火呢。两人不知道聊到什么开心的话题了,一直说笑个不停。

妻子见我猜不出,就向我抖出了谜底。妻子说,她把那小闹钟调成了报时的,每隔一小时报一遍时间,有时我刚要睡着,就像被人硬拉起来一样,一遍又一遍的,让我都崩溃了,到最后我怎么也睡不着了。

吃过早饭,我妈把我拉到一边,说女朋友真是个好姑娘,昨晚屋子里很多蚊子,她不但丝毫不嫌弃,反而怕我被蚊子咬到,一晚上都在拿着蒲扇给我扇扇子呢。真是个好姑娘,我都好心疼。

那你起来把小闹钟的闹铃关了不就是了,也不至于被闹得一夜睡不着觉啊 !
看着身心俱疲的妻子,我心疼地也有点自作聪明地责备道。

听了母亲的话,我眼眶红了,没想到女朋友对我父母这么好,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对她。

你不懂,我爸爸生病瘫在床上8年,日夜都是妈妈服侍的,她每天晚上隔一小时就要起来照料一下爸爸,每天夜里要起来七八次。这么多年来,她听闹钟报时都习惯了,要是听不到报时的声音反而睡不着了,你说我能忍心去关掉那闹钟吗。

听了妻子的话,我仿佛又看到了岳母照顾岳父的日日夜夜,岳母在我心中的形象一下子高大起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