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好的选择,房子如何保障住防止炒

要通过增加优质房源供应、整饬市场秩序,来改善租房体验,补齐住房体系中“租”这个短板。让“租”“购”并举,支撑起一个健康的房市,使各个群体都能通过不同渠道,实现住有所居的美好梦想

房子如何保障住、防止炒,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让全体人民住有所居。将来,房地产调控会不会放松?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如何探索?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又该如何实现?

近段时间,十九大报告提出的“租购并举”,成了人们热议的话题。有人憧憬:租房也能顺心顺意地过日子;有人预言:新的住房市场格局即将呈现;也有人质疑:是不是房价太高了、控不下来了,才号召大家去租房?在众说纷纭之中辨清“租购并举”的真实用意,还是要从“补短板”这一政策导向说起。

泰安装修网了解到,住有所居,是全体人民共同的梦想。要实现这一梦想,需要做的工作可不少:要在房价出现过快上涨时及时调控,让房地产市场实现平稳健康发展,要尽快补上住房租赁这一短板,让租房客也能安居乐居,还要做好住房保障工作,为困难群体兜住底。

长期以来,“租”始终是我国住房市场的短板。与许多发达国家居民早就将租房视为“合理的选择”不同,租房对绝大多数中国人而言,依然是“后的选择”。

图片 1

一方面,好多人不想租房。从文化传承和消费习惯看,中国人一直有着置办房产的偏好,有自己的房子和土地,心里才踏实安稳。从制度设计上看,1998年全面推行住房市场化后,我国住房供应体系建设更多的是从促进人们拥有产权住房入手,造成了“重购轻租”的局面。从市场趋势来看,近年来一些城市房价快速上涨,放大了房子的投资属性与升值效应,增强了“购”的吸引力——“买了一定不亏”成了屡试屡灵的“预言”,“晚买一年多付百万”则成了血淋淋的教训。

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这一思路,为梦想的实现提供了一张美好的蓝图。

另一方面,想租的人又租不到好房。从供需结构看,租房需求主要来自新市民、年轻人,虽然短期内尚不具备买房能力,但对居住品质仍有一定要求,而市场上供应的出租房屋多为分散房源、老旧住宅,房源供需不够匹配,租房体验不够称心。从权利保障来看,由于没有强有力的法律作“靠山”,租房者常遭遇随意涨价、单方毁约的情况,削减了稳定感,放大了漂泊感。租房不称心、不靠谱,让原本摇摆在“租”与“购”之间的人更加坚定了“购”的念头。

问 调控怎么调?

租房短板的存在,不仅阻滞了租房者幸福感的提升,也放大了房地产市场所承受的压力——大家越将租房视作过渡性手段,购房需求就越旺盛,供需天平就越失衡,房价就越走高,乃至陷入恶性循环。

不能松口气歇歇脚

怎样才能“解套”呢?方法有很多,既可以加大供给力度,也可以通过约束性措施控制需求。然而,城市资源总归是有限的,供给不可能无限量增加。需求也是动态变化的,不可能无限期抑制。在这种情况下,提升“租”在住房体系中的作用,旨在引入“外援”、另辟“沟渠”,疏解“购”的压力,让需求回归合理、让市场趋向稳定,同时也为建立市场长效机制赢得宝贵的窗口期。更何况,“租”本就是“住有所居”的一种重要实现形式。

去年国庆节前后,各地为应对此前房价过快上涨的态势,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房地产调控政策。时至今日,无论是宏观数据,还是亲身体验,都佐证着一个事实:房地产调控效果明显,全国楼市已经出现明显降温——

“租购并举”,“并”是方向,“举”是根基。让租房市场真正火起来、优起来,对市场秩序、权利保护等问题皆须对症下药、切实解决。比如,尽快出台有关租房的法律法规和操作细则,让房客与房东都更省心更安心;又如,完善土地、财税等政策,扶持发展规模化的租赁企业,以更好的居住品质满足不断升级的需求;再如,推进“租购同权”,让租房者也能更多享受到同等的基本公共服务。总之,就是要下大力气、各个击破,让租房成为“更好的选择”。

“涨”声不再过响。截至今年8月份,全国70个大中城市中,北上广深4个一线城市同比涨幅已经连续11个月回落,二线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价格同比涨幅连续9个月回落,三线城市的涨幅也回落了0.3个百分点。

话说回来,对租购并举,当前比较强调“租”,是因其历史欠账较多,需要“特殊关照”。这绝不意味着未来就要否定、就能否定“购”的意义。对中国人来说,消费习惯可以升级换代,向往居有定所、手握恒产的消费偏好却难改变。我们不能奢望“租”能轻而易举地成为“好的选择”,也不能因为多关注了“租”而忽视“购”的需求与风险。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防炒作、挤泡沫依然不能松懈,共有产权住房等试点依然要加快,适当的土地供应、合理的信贷支持依然要跟上。只有租房与购房两个体系都健康、都强大起来了,不同群体才能更好地通过不同渠道,实现住有所居这个共同的梦想。

销售不再过热。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增速从今年年初的25.1%回落到1—9月份的10.3%,其中商品住宅从23.7%回落到7.6%。

“我们预计,今年四季度全国房地产市场还将延续成交量增速回落、成交价格趋于稳定的走势,全年房地产市场将保持平稳运行的态势。”住建部部长王蒙徽表示。有业内人士分析,今后两年市场仍将持续平稳,不会出现大起大落。

那么,调控是否就可以“松口气、歇歇脚”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研究所研究员任兴洲认为,从形势上看,房地产市场的稳定性在提升,但就特大城市、热点城市来看,供需矛盾依然存在,投资投机冲动依然存在,短期内仍不能放松调控,仍要把挤泡沫、防风险放在重要位置。

不少专家学者认为,当前调控的高压态势不能减。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表示:“从目前采取限售的热点城市来看,买房者购房后最早也需要到2020年才能出售。这一措施明显打击了投机和投资需求,使得房地产的投资属性降低,影响了短期获利的可能性,对于加杠杆的投资者来说,风险越来越大。”

王蒙徽介绍,住建部门正在研究建立房地产统计和市场监测预警的指标体系,“加快建立市场预警机制,加强监测和分析,指导地方保持房地产市场平稳。”

问 租赁咋鼓励?

积极探索租购并举、共有产权

前三季度,在房价涨幅收窄的同时,房地产投资依然在平稳增长。“在一二线城市持续调控、部分城市出现降价的情况下,三四线城市依然支撑了市场增量。”张大伟认为,正是“手术刀式”的政策,实现了市场的精准调控。

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也表示,住房的基本属性是消费,国家反对房地产投机的取向不会变,“但对于居民正常的住房需求要因地制宜、因城施策解决。”

“房子是用来住的”,租房与买房都是解决“住”的有效手段。过去,我国房地产市场“重售轻租”。今年以来,为了补短板、强租赁,各地各部门纷纷出招。

比如探索“租购同权”。7月中旬,《广州市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工作方案》出台,提出“赋予符合条件的承租人子女享有就近入学等公共服务权益,保障租购同权”。“租购同权”首次出现在我国地方政府的正式文件中。随后,无锡、郑州、济南、北京等地也先后推出为租房者扩权的相关政策。

又如规范和稳定租赁关系。长期以来,我国住房租赁市场上经营主体较为分散,租户维权难、租房体验不佳的问题较为突出。今年5月,我国首部专门针对住房租赁和销售的法规——《住房租赁和销售管理条例》的征求意见稿对外发布,目前正在研究制定之中。8月以来,杭州、广州、成都、武汉、北京等城市住建部门先后推出住房租赁监管服务平台,意在让租房更规范。

租购并举,是我国住房市场供需结构的内在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分析,从需求端看,流动人口、新市民需求较多,租房需求很大;从供给端看,我国住房已经结束了短缺进入了饱和甚至过剩的状态,有大量的存量房处在闲置状态,“强调住房的居住功能,加快发展租赁市场,可以更好解决外来人口居住问题,促进房地产市场稳健发展。”他表示,下一阶段从增量来看,重点要发展“租”,但从整体结构来看,我国目前的“租购并举”还是以购为主的,当然一二线城市租的比例要高些。

租购并举之外,各地政府也在寻求通过其他机制来引导楼市平稳发展,比如推出共有产权住房。这一方式下,政府和产权人各持一定的产权比例,但使用权属于购房人,这样购房人就可以用更低的成本实现住有所居。

目前,北京市出台了《共有产权住房管理暂行办法》,明确了未来5年供应25万套共有产权住房的目标,着力满足城镇户籍无房家庭及符合条件新市民的基本住房需求;上海市到去年底已供应共有产权保障住房8.9万套,有效改善了城镇中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的居住条件。

问 供给咋增加?

市场与政府合力拓展供给面

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清华大学房地产研究所所长刘洪玉表示,这一说法从供应体系、保障体系、租赁市场三个方面对住房制度进行了完整表述,使“住有所居”有了更加明确的实现路径。

那么,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该如何实现呢?

一来,要以市场为主满足多层次需求

刘洪玉认为,房地产长效机制建设要有助于促使住房回归居住属性,为每一类人群都提供一个可以预期的获取住房的渠道,而且这些渠道应当是“可进入、可选择、可支付、可持续”的:“可进入”就是可以根据自身情况找到相应的获取住房渠道;“可选择”就是有可供其选择的住房供应;“可支付”就是经济上可承受;“可持续”就是渠道可以长期开放运行。“有了稳定的渠道和制度,大家才会有稳定的预期,也有助于住房市场稳定。”

以市场为主,则指要更多借助企业、资本的力量来做大做优供给。比如住建部等部门就提出,人口净流入的大中城市要支持相关国有企业转型为住房租赁企业。链家研究院院长杨现领认为,此举一方面可让国企更好发挥引领带动作用,稳定市场租金,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国企盘活闲置和低效的厂房和商办用房,为市场增加租赁房源。

二来,则要以政府为主提供基本保障

据泰安装修网获悉,我国累计有6000多万居民通过棚户区改造住上了楼房,还有1900多万住房困难群众住进了公租房。上海市社科院研究员张泓铭认为,今后政府手中要保持适当多的房源,并更多发展租赁型保障性住房,同时,通过制度设计和创新,动员社会力量参与政府的保障工作。

保房还得保地。今年4月,住建部和国土部联合发布通知,要求部分热点城市要增加住宅用地特别是商品住房用地供应规模。今年以来,北京明确,未来5年全市计划供应住宅用地6000公顷,年均1200公顷,以保障150万套住房建设需求;上海、杭州等地也已纷纷推出“只租不售”的地块。专家认为,住宅用地供应力度的持续加大,将有助于稳定预期、促进市场健康平稳发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