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舞台铺展时代画卷,反映时代风貌奏响奋斗赞歌

图片 2

2019年的中国舞台上,演绎出无数精彩篇章。历史与现实,在舞台上融汇成一部大气磅礴、声部丰富的交响史诗,从中,我们可以听到新中国诞生前的暴风骤雨,听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铿锵脚步,听到新时代的激越涛声。

图片 1

图片 2

自今年年初起,一批精彩的剧目,通过全国舞台艺术优秀剧目展演、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五个一工程”奖评选、2019国家艺术院团演出季等活动,不断亮相。剧目类型丰富多样,话剧、歌剧、舞剧、京剧、各种地方戏曲……各种艺术形式精彩纷呈,从叙事风格到舞台手段,也充分满足了当下观众多样化的审美需求。

图片自上至下依次为话剧《一九七七》、豫剧《焦裕禄》、秦腔《西京故事》、沪剧《敦煌女儿》、儿童剧《马兰花》、话剧《霓虹灯下的哨兵》、豫剧《朝阳沟》演出剧照。
版式设计:蔡华伟

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近日在上海落下帷幕。正是申城春意盎然、春潮涌动的美好时光。大自然的良辰美景和艺术之花的尽情绽放,交相辉映,显示了中国舞台艺术与时俱进的新气象。

所有剧目串联起来,多角度、全方位地呈现出近代以来中华民族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伟大飞跃。

回望新中国戏剧70年,无论是经典剧目的薪火相传,还是新人新作的不断涌现,戏剧舞台始终回应中国社会的脉动,既深刻反映世态人情,反映时代风貌,满足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也以其思想和艺术魅力奏响奋斗赞歌,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

作为每三年举办一届的国内规模最大的艺术盛典,中国艺术节已经成为时代进步、艺术发展的一个窗口和缩影,成为全方位观察、判断每一个历史时段各个艺术门类成就所达高度的时代标杆。而本次艺术节从全国各地激烈竞争中选拔出来参评的7台话剧、17台戏曲、14台歌剧舞剧以及13台展演剧目,亦给我们提供了许多值得关注的重要信息。

重温革命历史,讲述新中国是如何从血与火之中诞生,是这批剧目的重要内容。

以新形象新风尚表现新中国建设

紧贴着时代的大地

歌剧《沂蒙山》《英·雄》、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吕梁英雄传》、上党梆子《太行娘亲》、秦腔《王贵与李香香》、闽剧《生命》、京剧《红军故事》、川剧《江姐》、话剧《三湾,那一夜》等作品,或表现军民鱼水情,或跟随红军长征的步伐,或聚焦抗日敌后根据地的斗争,或讲述我党地下情报工作的故事,或讴歌革命烈士不畏牺牲的精神,或表现老百姓对地主压迫的反抗与自发觉醒……它们从不同角度展现了新中国成立之前的惊心动魄、艰难曲折与巨大牺牲,让今天的观众深切体会到,革命先辈开创伟大事业是多么不易,民族复兴必须由我们接力奋斗、继承推进。

新中国成立之初,整个社会洋溢着人民当家作主的喜悦气氛,一批积极反映解放了的人民群众心声和愿望的剧目演遍大江南北。尤其是伴随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新中国第一部婚姻法的颁布,恋爱自由、反对包办婚姻等主题的剧目大受欢迎。通过沪剧《罗汉钱》等,人们可以直观感受到呼唤妇女解放、反对封建婚姻的时代风潮,感受到新社会人民昂扬奋发的精神状态。

现实题材历来是文艺创作的重中之重。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同样将关注的目光聚焦于庄严的时代主题,因为时代审美需求的深刻变化,本次艺术节现实题材创作的比例大大超过历届——

回顾奋斗历程,表现国家建设的日新月异与人民生活的变迁,这类题材的剧目也占了相当大的比重。

上世纪50年代初问世的话剧《龙须沟》,被称为社会主义新中国的一曲颂歌。《龙须沟》聚焦北京一个小杂院4户人家,通过他们在新中国成立前后的不同生活境遇,反映党和政府对旧社会留下的千疮百孔的城市进行建设改造的故事,用戏剧特有的艺术形式表现新中国带来的社会巨变,展现党和政府为增进民众福祉付出切实行动,进而获得人民群众由衷拥戴的时代主题。从艺术上来说,《龙须沟》也开启话剧民族化进程,拉近话剧与中国观众的精神距离,提升这一舞台艺术表现中国社会现实的能力。

涌动在中华大地脱贫致富的奋斗、商用大飞机制造的艰难起飞、风雪弥漫青藏高原的公路建设、困难时期中国两弹一星研制升空……我们在剧场里看到当代中国呼啸前进的伟大壮丽的轨迹。现实生活中的向往、追求、奉献、牺牲,我们的行动、思考和情感,对时代英雄的期盼讴歌,生活对人性的深刻拷问,都在舞台上得到相当充分的全景式立体彰显。从中,可以听到新时代的激越涛声。

不少作品将目光聚焦在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件、工程。这其中,有三代人历经半个世纪,在高寒荒漠地区创造出世界最大人工林海的绿色奇迹;有世界海拔最高、冻土路程最长,备受全球瞩目的伟大工程——青藏铁路的修筑;也有我国工程师克服技术封锁,自主研发成功制造出民用大飞机的故事……更多作品则将视线投射于平凡百姓的日常生活与精神世界,尤其是改革开放之后普通人在时代大潮中的命运变迁,以及新时代以来人们生活的新变化。如话剧《平凡的世界》《小镇琴声》《海河人家》《船歌》《人间烟火》、歌剧《马向阳下乡记》《命运》、花鼓戏《河西村的故事》、滑稽戏《陈奂生的吃饭问题》等。

与工农业领域如火如荼的社会主义建设相呼应,戏剧也在积极发挥社会功用,以贴近现实的剧作鼓励社会各界为新中国发展献计献策,鼓舞民众关心社会、建设家园的热情和干劲。上世纪50年代末,现实题材剧目创作进入快速增长阶段,在题材上紧扣社会巨变背景下的诸多新话题,在人物形象塑造上贡献一批具有鲜明特色、为观众喜闻乐见的新社会主人公形象。

文艺创作以人民为中心,具体就是落实到“这一个”具有典型性的“人”。为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实现,我们的生活中出现了许多堪称“当代英雄”的先进模范人物,正是他们和广大人民一起,作为脊梁撑起了共和国的天空。舞台艺术创作历来大多以虚构的艺术典型为主角,而这次艺术节最值得注意的创作趋势就是,许多创作不仅取材于现实生活中先进的动人事迹,而且以真名真姓集中出现在戏剧作品中。谷文昌、李保国、柳青、邓稼先、樊锦诗、施光南、毛丰美、马海明、龙梅玉荣等一大批时代楷模,披着霞光,顶着星光,大步流星地走上舞台,屹立在我们的眼前,在舞台上完成了中国“当代英雄”精神肖像谱系。尤其是这次获奖的不少剧目,都在人物内心精神世界的开掘上做出了难能可贵的努力,让崇高像阳光一样照亮了我们精神的天空。

致敬英模人物,同样是这批剧目不可或缺的主题。

其中,豫剧《朝阳沟》因为深刻反映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新中国农村面貌,不仅是当时戏剧舞台上受到热烈欢迎的佳作力作,而且60年来久演不衰,成为一部家喻户晓、传唱至今的现代戏经典。“祖国的大建设一日千里,看不完数不尽胜利的消息。农村是青年人广阔的天地,千条路我不走选定山区”,《朝阳沟》聚焦当时城乡观念变迁,鼓励有知识的青年人投身改变农村面貌的生产第一线,生动的人物形象与质朴的情感表达感染一代代观众。话剧《年青的一代》、楚剧《刘介梅》和话剧《霓虹灯下的哨兵》等新作在戏剧化表现工农兵生活和形象塑造上,也取得相当大成就,京剧《黛诺》因其对少数民族生活的精彩表现和民族团结主题的弘扬,在当时产生强烈社会反响。

毫无疑问,这是时代的需要,但这同时也是对我们创作能力的巨大挑战,是我们面临的全新创作命题。从剧场和线上的演、播产生的观看数据来观察,舞台艺术创作的这一重大转型基本得到观众的认同和首肯——不少参演剧目,不但现场观众情绪爆棚,而且线上收看达到甚至超过百万。

话剧《谷文昌》、河北梆子《李保国》、黄梅戏《邓稼先》……这些作品都是直接以英雄模范人物的名字命名,一目了然。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不少剧目所表现的是当代英模,包括优秀党员、基层干部以及在各领域功勋卓越的行业先锋,如话剧《干字碑》中的毛丰美,黔剧《天渠》中的黄大发,沪剧《敦煌女儿》的主角樊锦诗,歌剧《呦呦鹿鸣》的主角屠呦呦。另外,豫剧《重渡沟》等作品虽然不是把“为人物立传”作为核心,但所述内容也都是真人真事,同样极具感染力。这些模范人物,是中华民族奋斗精神、崇高品德、无私情怀与美好理想的人格化身,为中华儿女树立起一座座精神丰碑。

以现实主义精神反映改革开放大潮

紧贴着人物的灵魂

这些剧作,尽管气质各异,但在艺术水准上都达到新的高度,部分作品经过继续打磨有望成为新的经典。它们描绘出新中国历史与时代的全息画卷,也记录了当代戏剧创作的探索跋涉,为观众带来美妙的艺术享受。

改革开放让戏剧迎来蓬勃发展时期,戏剧艺术家密切关注社会潮流,踊跃创作,以一批深具题材广度和思想深度的戏剧作品,展现一幅幅深刻生动的时代画卷。如话剧《报春花》《丹心谱》等科研题材作品,成功塑造知识分子的典型形象,让人久久难忘。话剧《于无声处》传达解放思想的强烈愿望,引发全社会共鸣。上世纪80年代既是戏剧创作在思想探索上有所成就的年代,又是戏剧与国家、人民情感关联紧密的时期。该时期相继出现话剧《狗儿爷涅槃》《桑树坪纪事》等作品,关注农村现实和农民精神世界,具有震撼人心的思想强度和情感浓度,标志着现实主义精神在戏剧舞台的回归。

值得关注的第二个重要现象是,艺术家们越来越紧贴着人物的灵魂演戏。尤其是敢于展现人物内心的波澜和冲突,以及在波澜冲突中灵魂的挣扎和升华。豫剧《重渡沟》,一心带领乡亲们脱贫的驻村干部马海明不接受张副县长损害群众利益的合资方案,被排挤出重渡沟。作品不回避马海明人生至暗时刻内心的愤懑,用硬拔抖磕、搓跪、乌龙搅柱一串激烈的高难度戏曲动作,再辅之以新媒体展现的漫天风雪烘托主人公的困境和内心,最后真实而感人地展现人物精神世界从漫天风雪的至暗到漫天霞光的黎明的转变。

在改革开放大潮中,个体的命运变迁和时代的风云际会深刻联系在一起,戏剧在其中也充分发挥文艺以小见大、烛照人心的功能,聚焦改革潮流下波澜壮阔的社会生活,刻画改革的先行者、奋斗者、奉献者,深刻提炼改革实践中的求真务实、锐意进取精神,弘扬向上向善向美的价值观念。京剧《高高的炼塔》讴歌知识分子的高尚人格与情操,呼吁社会尊重知识、尊重知识分子的价值;花鼓戏《十二月等郞》通过留守女性的情感生活,独具慧眼地表现奋斗在改革开放前沿深圳的农民工们的奉献精神;扬剧《皮九辣子》以风趣幽默的手法表现一个普通农民的几个人生片段,揭示个人命运转变背后的时代大势;萍乡采花戏《榨油坊风情》通过一对青年男女的爱情故事,写出时代变革过程中人们的新追求。话剧《父亲》更是一部深刻反映东北地区产业工人在社会转型过程中的责任与担当的杰作,主人公面临困境不低头,坚毅扛起重任,令人敬佩,催人奋进。这些作品既体现时代主旋律,又在艺术上具有多样化色彩,成为时代步伐的生动记录,给改革开放中的人们以前行勇气与信心。

体验,而且是贴着人物灵魂演戏,对于习惯于流派表演演唱的戏曲演员、以肢体语言和声乐演唱表演的舞蹈和歌唱演员来说,是一次与时代审美变化相同步的重要变化。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中李侠、兰芬的扮演者王佳俊和朱洁静,将肢体语言和丰富的表情形态紧密结合,把他们面对生死考验每一个“节点”上的复杂内心变化,特别是李侠捐躯之前生离死别的依恋和决绝,表现得非常细腻入微。因为演的完全是现实生活中的人,任何表演的失度、虚假都会极大损伤人物的艺术感染力。

以主旋律正能量吹响民族奋进号角

紧贴着全新的舞台

新世纪以来,当代戏剧呼应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豪迈征程,既结合新的历史条件对优秀传统戏曲文化予以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又在主题内容和形式手段等方面大大提升自身表现当代生活的能力,力争以更多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戏剧作品为中华民族抒写精神史诗,为奋进时代画像立传。

不仅是表演,舞台叙事形式、呈现形式也体现出与时俱进的突破性变化。新时代,面对新观众,舞台艺术要有青春活力的新气象。许多我们已经熟悉的题材,因为舞台叙事样式的全新变化,而让当代观众产生了“陌生化”的审美喜悦。“老”故事在保持其丰厚历史底蕴的同时焕发出新光彩,走进了当代青年的内心。

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戏剧创作在反腐倡廉、精准扶贫和英模人物三大主题书写上佳作频出,让戏台剧院回荡着主旋律、充盈着正能量。无论是当代题材话剧《这是最后的斗争》还是京剧《在路上》等,都不满足于简单化、两极化地表现清正和贪腐,而是力图深刻揭示腐败之所以产生的复杂原因,将反腐倡廉提升到国家兴亡高度予以戏剧化表现。扶贫工作深刻体现中国共产党始终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是戏剧理应弘扬的时代主旋律。秦腔《西京故事》、湘剧《月亮粑粑》和沪剧《挑山女人》正是用心动情直面贫困现象的良心之作,用艺术的力量鼓舞人们突破重重难关,众志成城打赢脱贫攻坚战。

不少剧目对革命历史和现实生活的舞台书写,打破了一成不变的传统线性叙事方式,结构变得更灵动,穿插更自由,时空更富于变化。京剧《红军故事》如套盒一般,将3个小戏装进老红军刘红根的回忆中,小中见大,不断往深里开掘,凸显了不惜燃烧自身的革命初心和坚定信念。特别是《半条棉被》,倒叙接着倒叙,由刘红根的回忆带出沙洲村老妇徐解秀的回忆,再带出50年前历历在目的红军女战士留半条棉被的动人场景。沪剧《敦煌女儿》中描绘的樊锦诗以晚年为原点,从老年进入她青年、中年的生活,展现这位女学者一生的文化守望。舞剧《草原英雄小姐妹》和《永不消逝的电波》既不同于古典舞剧的直线型时间叙事,也不同于巴兰钦们开创的完全排斥故事表现型的现代舞的舞剧叙事,而是将现在时态与过去时态不断进行共时态对话。如上世纪60年代草原小姐妹和今天小学生同时在一个空间里交织互动,然后在互动中,叙事主体由昨天的姐妹转为今天的少年。难得的是,叙事非常流畅自然,毫不做作生硬。《永不消逝的电波》同样如此,李侠牺牲前,他和兰芬从同志到恋人到夫妻,从不理解到心心相印,不同阶段的4个场景4对双人舞在舞台上同时铺开。整个舞台演出以极有控制的类似黎明前鱼肚白的灯光,将“影调”有机地配合了剧情。

新世纪以来舞台上出现大量英模题材戏剧作品,它们代表着新时代将个人成就与民族命运融为一体的积极价值观。河北梆子和话剧《李保国》、沪剧《敦煌女儿》、吉剧《黄大年》、黄梅戏《邓稼先》等作品在舞台上塑造出较之以往更立体、更丰满、更可亲可近的英模形象。豫剧《焦裕禄》和话剧《谷文昌》是其中具有特殊价值的代表作,这两部作品塑造“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县委书记代表,将焦裕禄、谷文昌对人民群众的深厚感情放在国家面临艰难考验的历史背景下,让观众真切感受到主人公为人民谋幸福的坚定信念和带领人民群众开拓拼搏的坚强意志,这一切都源于他们既朴素又深邃的共产党人信仰,剧作通过戏剧冲突和人物塑造将信仰的力量形象传达出来,感人至深。

与此同时,许多高冷的舞台技术要素第一次被投入到舞台整体中。很难想象,《追梦云天》中如果没有4块总面积150平方米的通透的冰屏,如何展现大飞机制造的高科技感和工程师们的紧张工作。人偶剧《最后一头战象》则以完全自主的知识产权,制造了高达3.8米的大象,继英国国家剧院的《战马》后,完成了富于动作性和人情味的人象关系表演,并展现了“偶”在中国舞台上的广阔前景。

综观这些受到观众普遍喜爱并经受住时间考验的作品,其共性除却艺术创作取得突破性成就,还在于它们无不深刻反映社会变迁和人民喜怒哀乐,无不始终与时代脉动保持深切呼应。这也正是戏剧健康发展、持续拥有大量观众的内在规律——中国戏剧的未来,取决于它与时代脉动的关联,取决于它对时代的关切与思考,取决于它对时代进步的贡献与推动。

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在演事、演人、演心3个维度的处理上,有些剧目还不够协调,这表明,我们的艺术想象力和艺术创造力还是有所不逮。如何突破创作的概念化、模式化,把生活真实的丰富性生动性转化为艺术真实的集中性和感染力,按照艺术规律表现当代生活,仍然需要我们去艰苦探索。不过,总的来说,瑕不掩瑜。我们欣喜地看到,我国文艺工作者正努力把我们伟大时代的生活现实和我们憧憬的梦想,书写在中国的舞台上。

名家寄语

这只是一个开端。

戏剧为我们的社会进步贡献了巨大力量。在新时代,戏剧凭借独特的艺术样式和丰富的历史与现实承载能力,仍将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关键在于要能发出有较高审美价值和思想价值的声音。站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这样的光荣时刻,今天的戏剧人更应满怀信心,读好历史与现实的大书,演绎好熟悉并咀嚼透彻了的生活,不断推出接地气、传得开、留得下的精品力作。高峰可攀,路在脚下。

——中国戏剧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陈彦

我荣幸地以自己40年的艺术生命参与了中国戏剧快速发展的历史。在新中国成立以来70年里,中国话剧深深打上中华民族的文化印记,身披民族戏剧风采,怀揣民族艺术意蕴,越来越成熟地面向观众,越来越自信地站在世界面前。这是焦菊隐、黄佐临、徐晓钟等大师前辈为我们开创的道路,我正奋力在这条道路上前行,希望用自己的创作实践和美学思考,为中国话剧发展贡献绵薄之力。

——国家一级导演王晓鹰

我主演的新版《梁祝》曾应邀参演德国威士巴登第九十八届五月国际艺术节。该艺术节规定,参演剧团抵达当天至离开,城市主要街道悬挂剧团所在国国旗。当我和我的同仁漫步街头,看着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时,情不自禁双眸湿润……那一刻,我真切体会到运动员夺冠时看着五星红旗冉冉升起、耳听国歌旋律奏响时的幸福与自豪!是强大的祖国令越剧这门艺术在异国他乡显得如此独特,分外妖娆。

——越剧表演艺术家茅威涛

世人都说,祖国是母亲。许许多多的诗歌、散文、小说、戏剧、电影作品都以祖国母亲为歌颂的主题。作为一名文艺工作者,尤其是作为川剧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我有责任、有义务擎好川剧这面旗帜,以川剧为艺术手段歌唱祖国母亲的历史与文化,歌唱民族的团结与人民的丰衣足食,歌唱祖国的尊严和强大。

——川剧表演艺术家沈铁梅

儿童是新中国戏剧70年一群特殊的观众。中国儿童艺术剧院自建院之日首演儿童剧《马兰花》,迄今该剧已经演了60多年,6个不同版本,2000多场,几乎所有中国儿艺人都参与过这部剧的创作与表演。这段跨越60多年的情缘激励我们继续创作留得下来的精品,担负起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任,把中国精神生动活泼地体现在作品中,让孩子们在艺术滋养下,成长为有理想有道德的人。

——中国儿童艺术剧院院长尹晓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