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西莫夫,机器人与银河帝国

嘉迪娅在联合国秘书长安德烈夫的陪同下,走上阳台。达吉陪着她,达尼尔和吉斯卡特紧随左右。阳台下的广场上,聚集着成千上万的人,欢呼声此起彼伏。嘉迪娅听出来,其中有呼叫她的名字的。她举起手臂挥舞着、微笑着,呼叫声更是震耳欲聋,有人开始讲话了,讲话人的影象在广场四周的大型屏幕上出现。
这时候,有人交给秘书长一张条子。秘书长看完后,立即对站在旁边的达吉说、“你刚才汇报中谈到有一艘奥罗拉飞船跟踪到太阳系,是吗?”
“是的。”达吉说。 “后来那艘飞船就回去了。” “我想是的,先生。”
“可是,我们的空间监督站发现,那艘奥罗拉飞船发射了一个小型登陆舱。里面有两个人,登陆舱已在地球着陆。”
他们两人的谈话,没有引起阳台上任何人的注意,但站在两旁的机器人达尼尔和吉斯卡特每句话都听到了。
这时,讲话人已结束了他的演说。他最后几句话是这样的:“嘉迪娅太太,出生于宇宙世界索拉里亚,生活于奥罗拉,现在是殖民世界白利世界的公民。”他转身指着嘉迪娅。
阳台下又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有人在嘉迪娅耳边说,“请讲几句话吧!”
嘉迪娅低声说,“地球世界的人民。”阳台下的人们立即平静下来。“地球世界的人民,”嘉迪娅比较坚定地重复了一下。“我作为人类的一份子站在你们的面前。我有点老了,我得承认,因而缺乏你们年轻人的活力、希望和热情。但站在你们面前,你们的活力、希望和热情深深地感染了我。我感到我也变得年轻了——”
又一次爆发了长时间的掌声和欢呼声。
联合国秘书长和达吉还在继续他们的谈话。 “他们在哪儿降落了?”达吉问
“不知道,”秘书长说。“他们没有在航天站降落。”
“他们当然不会在航天站降落的。”达吉说。
“几年来,他们已好几次派人偷偷降落到地球上了。但至今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也不再注意这类事了。地球是一个开放的世界,是人类的家乡。任何人,包括宇宙人,都可以自由进出。”
达吉摸了一下自己的胡子。“他们可能别有意图吧!”
这时,嘉迪娅正在继续说,“我向你们表示良好的祝愿——你们的世界是人类的发源地。”
又是掌声雷动,欢声如潮!
正在这时,入群中有人举起了喷气枪,并正在仔细瞄准。
一切几乎都在同一时刻发生。
吉斯卡特转身凝视着人群,达尼尔也随着转过头去。他看到了正在瞄准的喷气枪。说时迟,那时快,达尼尔的反应比人不知快多少倍,他一跃向前扑去。
几乎在此同时,响起了枪声。 阳台上的人呆住了,然后突然大喊大叫起来。
达吉一把抓住嘉迪娅,把她拖向一边。 人群中发出了怒吼声。
达尼尔是扑向吉斯卡特的,他把吉斯卡特击倒在地上。
子弹穿过阳台,击中后面的房间,在天花板上打出了一排洞洞。这些子弹原来可能会击中吉斯卡特的头部。
吉斯卡特倒下去时说:“不是人,是个机器人。”
达尼尔放开吉斯卡特,向阳台下扫视了一下,发现了人群中骚动的地点。只见一些卫兵正向那儿奔去。
达尼尔立即跳下阳台,奔向骚动的人群。
达尼尔边喊边分开人群,很快赶过卫兵。当时,刺客正被群众扭打着。卫兵竭力把人群分开,刺客已躺在地上,旁边是一支喷气枪。
达尼尔跪在刺客身边问,“你还能讲话吗?”
明亮的眼睛瞪着达尼尔。“我能,”刺客说。他的声音很低,但听上去还正常。
“你是奥罗拉来的?” 刺客一声不吭。
达尼尔马上说,“我知道你是奥罗拉来的。你们地球上的基地在哪儿?”
刺客没有回答。
达尼尔说,“你们的基地,在哪儿?你必须回答。我命令你回答。”
刺客说,“你不能命令我。你是R·达尼尔·奥利沃。有人已告诉我,不必服从你的命令。”
达尼尔抬头抓住了身边的一个卫兵说,“先生,你问他一下,他的基地在哪儿?”
“你们的基地在哪儿?”卫兵问。 “我不能回答你的问题,先生,”刺客说。
达尼尔对周围的卫兵说,“先生们,请给我开路。我必须把刺客带到嘉迪娅太太那儿去。”
“这事真太糟糕了,”秘书长说。
“没什么关系,我不是好好的吗?”嘉迪娅竭力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
“可明天你还要作正式演说呢!”秘书长显得忧心忡忡。
“这反而使大家更希望能听到我的演说,”嘉迪娅说。“我愿意再冒一次险。”
吉斯卡特说,“达尼尔带着刺客回来了,嘉迪娅太太。”
嘉迪娅听到房间外的扩音机里有人在讲:“没有伤亡,也没有危险。大家回家吧!”
秘书长看着刺客,发现他镇定自若。他说,“他看上去这么镇定,真不可思议。”
“他不是人,先生。他是机器人,是类人机器人!”达尼尔说。
“但我们地球上没有类人机器人,当然,除了你之外。”
“这个机器人,秘书长,”达尼尔说,“像我一样,是奥罗拉生产制造的。他像我一样。”
嘉迪娅皱起了眉头。“但这怎么可能呢?机器人不可能暗杀我。”
“一个奥罗拉机器人,输入了特殊的程序——”达吉气愤地说。
“奥罗拉怎能这样欺侮我们——”秘书长说。
“不是奥罗拉,”嘉迪娅说,“只是个别奥罗拉人,个别好战分子而已。在殖民世界,也有鹰派人物嘛!地球上也有!我向宇宙世界和殖民世界的人呼吁,双方保持平静!”
达尼尔一直耐心等待着插话的机会。“嘉迪娅太太——先生们——必须马上从他嘴里问出他们基地所在的地点。肯定还有其他机器人。”
“你问过他吗?”秘书长问。
“我问过了,秘书长。但我是个机器人,这个机器人可以不回答我的问题,也不服从我的命令。”
“那好,我来问,”安德烈夫说。 “这没有用。请嘉迪娅太太问吧!”达尼尔说。
嘉迪娅看着机器人刺客,深深吸了口气,然后说,“机器人,你叫什么名字?”她声音坚定而又柔和。
机器人说,“我叫R·欧内特第二,太太。” “欧内特,你知道吧,我是奥罗拉人?”
“你讲话带有奥罗拉口音,但不纯。”
“我出生于索拉里亚,在奥罗拉已住了200年了。我一生都与机器人打交道。”
“我知道。” “你愿意回答我的问题,服从我的命令吗,欧内特?”
“我愿意,太太,如果不违反我原来接受的命令的话。”
“如果我问你,你们在地球上的基地在哪儿——你愿意回答吗?”
“我不能说,太太。关于我主人是谁,我也不能说。”
“你知道吗,如果你不回答我的问题,你就会使我极度失望,因而会伤害我?”
“我知道,太太,”机器人的声音变得微弱了。
嘉迪娅厉声说,“你不能伤害我,欧内特。我命令你告诉我你们的基地!”
机器人好像变僵硬了。他张开了嘴,但没有声音,又张开了,只听见微弱的沙哑声,“……哩……”。第3次嘴张开后,就闭不上了,接着,机器人眼睛里的光亮也变暗淡了,一只手也垂了下来。
达尼尔说,“正电子脑电路短路了。”
吉斯卡特对达尼尔低声说。“没办法。我尽了最大努力,但无法阻止短路。”
安德烈夫说,“我们什么也没问出来。” 达吉说,“他说了‘哩’这个词。”
“我不懂这个词是什么意思?”达尼尔说。“在地球上,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一老年人突然插嘴说。“这个同在英语里是距离的单位,机器人。”
“多少长?”达尼尔问。 “我不太清楚,比一公里要长。”地球老者说。
“现在不用了吗,先生?” “早在空间时代开始之前就废弃了。”
“那到底多少‘哩’呢?”达尼尔说,“这等于什么也没说。”
“好啦,我们以后再找时间讨论吧,”达吉说。“我想,嘉迪娅太太累了,她该去休息了。”
入夜,在地下城,人造光源暗了下来,噪音也低了下来后,嘉迪娅终于入睡了。
但达尼尔和吉斯卡特没有睡。达尼尔发现,在他们的套间里,有一个计算机终端设备。他摸索了一阵子,就掌握了地球上计算机的用法,立即接上市图书馆参考阅览室,查阅了百科全书。
这时,吉斯卡特说话了,“达尼尔朋友。”
达尼尔抬头说,“什么,吉斯卡特朋友?”
“我想请你解释一下刚才阳台上发生的事。你为什么要撞倒我?”
“吉斯卡特朋友,你眼光转向人群时,我也随着观察了人群。我发现,武器是瞄准你的,因此就立即行动。”
吉斯卡特说,“我也理解,他们为什么要谋害我。但你当时不知道刺客是机器人。一般人都会认为,暗杀对象是嘉迪娅太太。你怎么不保护嘉迪娅太太,反而保护我呢?”
达尼尔说,“吉斯卡特朋友,我是这样想的:秘书长安德烈夫说,有两个奥罗拉人在地球降落。我马上断定,阿曼蒂罗博士和曼德默斯博士已到达了地球。由此,我断定,他们的阴谋计划即将完成。在完成阴谋计划前,必须先除掉你,以免你妨碍甚至破坏他们的行动。因此,我一看到有武器向阳台上,瞄准,我第一个反应是首先要保护你!”
“但按照机器人第一守则,你应首先保护嘉迪娅太太。”
“不,吉斯卡特朋友。你比嘉迪娅太太更重要。事实上,此时此刻,你比任何人都重要。只有你才能挽救地球。因此,在我决择时,我遵循零位守则,首先要保护你。”
“你违反了第一守则,没有感到不舒服吗?”
“没有,吉斯卡特朋友,因为我遵循了零位守则。”
“但这零位守则并没有输入你的程序啊,达尼尔朋友!”
“我把零位守则看作是第一守则延伸的必然结果。因为如果你不能保护人类社会,你又怎么能保护人类个人呢?”
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会儿——各自陷入了自己的思绪。
最后,吉斯卡特说,“这么说,我今后也应遵循零位守则行事才对啊!”
达尼尔开始查看从图书馆转来的资料。过了好久,他才抬头对吉斯卡特说,“我大致了解了我们正在对付的危机的性质了,吉斯卡特朋友。”
“是吗?请说说吧!”
“在核聚变反应堆出现之前,地球上曾存在过核裂变反应堆。核裂变主要是通过铀或钍两种元素的核分裂产生能量的。铀和钍在其他星球上是十分稀少的,但在地球上却非常丰富,有些地方且相当集中。这些都是奎塔娜太太告诉我的。”
“那与我们所谈的危机有什么关系呢,达尼尔朋友?”
“请慢慢听我说。尽管地球上已没有核裂变反应堆,也只有少数小型的核聚变反应堆,但地球上存在着大量的铀和钍放射元素,因而等于存在着自然的反应堆。这些铀或钍就会自然产生放射线和热量,尽管在通常情况下,其对环境的影响是微不足道的。“但是,核聚变增强器既可以增强正在进行的核聚变,也能增强正在进行的核裂变。如果用大量核聚变增强器,在各个铀和钍集中的地区增强其自然的核裂变反应,就必然会发生核爆炸,地球将毁于一旦。”
“这太可怕了!”吉斯卡特说。
“或者,即使其能量不能达到爆炸的程度,也会因铀和钍裂变的增强,而产生大量的放射线和热量。这就会从根本上改变地球的气候,大量的放射线将会引起人类的癌症和怪胎——这等于使地球慢性毁灭!”
“这就更可怕了!”吉斯卡特说。
“这就是阿曼蒂罗博士和曼德默斯博士毁灭地球的阴谋计划!在这之前,他们已派了几批类人机器人来到地球。这些类人机器人的任务就是寻找地球上铀和钍较集中的地点,并在这些地点安装了核聚变增强器。
“阿曼蒂罗博士和曼德默斯博士这次来地球,是进行最后一次检查,并开动核聚变增强器。”达尼尔一口气说完了他的想法。
“那我们必须设法立即找到阿曼蒂罗博士和曼德默斯博士!”
“问题是我们不知道他们现在藏在哪儿,吉斯卡特朋友。”
“那告诉联合国秘书长,叫他立即组织人四处分头去找,”吉斯卡特提议道。
“没有用。他们是不会相信我们两个机器人的话的,吉斯卡特朋友。”
“那怎么办?” “只有我俩亲自去找了。” “如果找不到呢,达尼尔朋友?”
达尼尔平静地看着吉斯卡特。“那我们也毫无办法了。地球将会毁灭,人类历史将逐渐走向终结。”

凯尔登·阿曼蒂罗感到浑身不适,心情也特别坏。地球的环境对他不合适。引力太大了点,空气太密了点,声音太噪了点,气味太浓了点——总之,没有一样能使他感到爽快的。
太阳已经出来——太阳又太亮了点,气温就会上升——那就又太热了点。
“你说,今天你就能把一切准备工作做好了,是吗?”阿曼蒂罗问。
“这不是一个数学问题,因此我很难保证。”曼德默斯不冷不热他说。“现在,分布在各个点的机器人正在向我汇报。但是,机器人终究是机器人。本来我应该亲自对某几个点进行检查。可是,由于你愚蠢的谋杀计划,现在看来已没有时间了。”
“那没有问题,”阿曼蒂罗说,“机器人决不会泄露我们的秘密。大不了我们损失一个机器人而已!你完全可以相信我给机器人输入的程序。”
曼德默斯不再理睬阿曼蒂罗,径自去检查自己的仪器了。他与第6号和第7号中转站重新联系后,发现总是有点问题。
早晨,嘉迪娅一起身,还未来得及梳洗,达尼尔就说,“太太,我有话要和你说。”
嘉迪娅犹豫了一下。“这么急干嘛?今天是正式欢迎日,是最重要的一天。你也知道,达尼尔,过一会儿我就要开始会见客人。”
“我要和你商量的正是今天的安排,太太,”达尼尔说。“在这重大的日子里,如果我们不陪你,一切才能顺利。”
“你说什么?”
“地球人不希望看到你有机器人陪来陪去。这会大大损害你在地球人心目中的形象,太太。”
“我怎么能没你们陪着?”
“太太,你必须习惯单独行动了。我们一跟在旁边,地球人一下子就意识到你是宇宙人,你和他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就拉开了。”
“我需要保护,达尼尔。难道你忘记昨晚发生的暗杀事件了吗?”
“给你说实话吧,太太,昨晚刺客要暗杀的不是你,而是吉斯卡特!”
“为什么是吉斯卡特?”
“机器人不可能用来杀人,这一点很清楚,机器人刺客要杀吉斯卡特当然有一定的原因的。因此,如果我们和你在一起,你反而不安全。昨晚的事一定会泄露出去了。当地球人知道刺客是机器人,今天他们又看到机器人和你在一起会有什么反应呢?这是不难想象的。他们不仅会反对我们,甚至还会由此及彼而反对你。所以,今天我们最好不要陪你。”
“你们要离开多久?”
“直至一切公开仪式结束。船长会陪你的。他了解地球人,也深受地球人的尊敬。他完全能保护你!”
“让我考虑考虑!”嘉迪娅说。
“我们要去见一下白利船长,太太,”达尼尔说,“跟他谈谈这件事。”
“去吧!”嘉迪娅说。 达尼尔问吉斯卡特,“她愿意吗?”
“完全愿意,”吉斯卡特说。“我在身边她总是不大自在,因为我外型太背时了。对你,她又很矛盾。因为你外型完全像扬德尔,所以她既爱又恨!我只稍稍鼓励了她一下而已。”
“那太好了,”达尼尔说。“我们去找船长吧。”
达尼尔和吉斯卡特穿过一条条的走廊,乘上电梯,又穿过一条条走廊,来到达吉的房门口。一路上人们好奇地看着他俩,有的甚至露出仇恨的目光,这特别使吉斯卡特不舒服。
达尼尔敲了敲达吉的房问。
达吉开门了,他看着他俩爽朗地笑了。然后,他向走廊两边看了一下,笑容立即消失了。“你们怎么没陪嘉迪娅来?她——”
达尼尔说,“她很好,船长。我们可以进来吗?”
达吉手一扬让两个机器人进房。他声色俱厉他说,“你们怎么可以让嘉迪娅太太一个人呆着?”
达尼尔说,“她很好,也很安全。你如果等一会儿问她,她会告诉你,在地球上的地下城里,机器人非但不能保护她,反而给她制造麻烦。她认为,只有你在这儿才能给她提供最好的向导和保护。我们相信,这就是她现在的想法。她什么时候要我们回去,我们就什么时候回到她身边。”
这下达吉笑得可欢了。“她需要我的保护,是吗?”
“此时此刻,船长,我们相信,她需要你去陪她,而不是我们!”
“好,我准备一下马上去。”达吉高兴他说。 “还有一件事,先生,”
“什么事?”达吉问。 “我们想对昨晚机器人刺客的问题弄个水落石出。”
“难道今天还会有机器人来行刺嘉迪娅?”达吉紧张地问。
“不,绝不会再发生这类事。昨天,机器人行刺的对象不是嘉迪娅,而是吉斯卡特。”
“为什么是吉斯卡特呢?”达吉皱起了眉头,表示迷惑不解。
“这正是我们要弄清的问题。为此,请你打电话给能源部副部长奎塔娜太太,告诉她,为了地球政府的利益,为了整个殖民世界的利益,希望她同意马上接见我们。”
“她是个大人物,我没有把握让她同意接见两个机器人。”
“她也许会同意的,你可以代表白利世界政府提出要求,如果必要的话,”达尼尔说。
“还有什么事吗?” “叫辆地面交通车,把我们送到她那儿去。”
“好吧,我去试试,你们在这儿等我。”
两个机器人呆在房间里。达尼尔问,“是你使他改变主意的吗,吉斯卡特朋友?”
“不,达尼尔朋友,”吉斯卡特说。“他坚决不想给奎塔娜太太打电话,也坚决不同意我们去见她。我无法改变他的意愿。只是我略略加强了他单独陪嘉迪娅太太的迫切愿望,他才改变了主意。”
“你真行,吉斯卡特。我可办不到!” “你很快就能办到的,达尼尔朋友。”
达吉回来了。“信不信由你们,达尼尔。交通车马上到——你们越快离开越好。我得马上到嘉迪娅房间去!”
两个机器人走到走廊里去等车子了。 吉斯卡特说,“他很高兴!”
“是的,吉斯卡特朋友,”达尼尔说。“但困难还在后面哪!”
地面交通车把两个机器人带到能源部大厦,副部长奎塔娜接见了他俩。她不愿多看吉斯卡特一眼,但对达尼尔却表现出一定的兴趣。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奎塔娜问。“好吧,请先坐下说话吧!”
“奎塔娜太太,”达尼尔开始说,“你记得昨晚上机器人刺客的事吧?”
“当然记得。那又怎么样?”
“太太,那个机器人在地球上有一个基地。我必须找到这个基地。我从奥罗拉来地球,就是为了找到这个基地,以保障各星际世界之间的和平。”
“你去基地?不是船长去?也不是嘉迪娅太太?”
“是我们,太太,”达尼尔说。“吉斯卡特和我。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全部情况。但我可以告诉你,那个机器人刺客是整个阴谋计划的一部分。假如有人试图引爆和增强地壳内铀和钍的裂变反应,哪儿可能成为他们最理想的基地?”
“最理想的地方也许是一个废弃的铀矿。可我不知道哪儿有这种铀矿。你知道,地球人早就不开采铀矿了,核能在地球上讳莫如深,不仅没人愿意提起,连书里也很少提到,对我们来说,这是个忌讳!”
达尼尔说,“还有一点,太太,昨天我们审问机器人刺客时,他最后讲了‘哩’这个词。你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吗?”
奎塔娜慢慢地摇着头。“我不知道。”
达尼尔说,“有人告诉我,‘哩’是古代长度的单位,比‘公里’长一些。”
“这有什么关系,”奎塔娜说,“怎么,一个奥罗拉机器人会知道地球上已废弃的语言呢——”突然她停了下来,眼睛睁大了,脸色也变得煞白。
她说,“这可能吗?” “什么可能吗,太太,”达尼尔问。
“这是一个地方的名字,”奎塔娜说,“没有人再会提起这个地方,在地图上也没有标出,那儿曾发生过可怕的核事故。那地方叫‘三哩岛’。”
“那一定是个人迹罕至的偏僻地方了。对了,太太,一定是那个地方。请告诉我们,从这儿怎么去三哩岛?”
“那好,我陪你们一起去。我可以用空中交通车把你们载去。” “太太——”
“稍等一下,我马上作好安排!” 奎塔娜像一阵风似地奔出了办公室。
达尼尔望着她的背影,对吉斯卡特说,“这又是你在起作用了,吉斯卡特朋友?”
吉斯卡特说,“稍稍起了点作用。”
奎塔娜把空中交通车停在大楼前的平台上。有两个机器人马上过去检查和加油。
她指了一下右边。“就是那个方向,沿萨斯奎哈纳河上溯几英里。今天真热。”
“这次我们执行的任务非常危险,也没有成功的把握。你最好留下来吧,奎塔娜太太,”达尼尔说。
“好吧,我等你们。那一带没有路。既没有人去,也没有机器人去。而且,确切地点在哪里,地图上也没标出。”
“谢谢,我们得马上出发了,太太。”
达尼尔跳上空中交通车,吉斯卡特随后跟上。他们立即向北方飞去。这时已近中午,阳光照在吉斯卡特身上闪闪发光。
达尼尔说:“发现有问光的金属,必定是基地所在地。这儿不应有其他人在活动。”
曼德默斯咕哝了一声,抬头向阿曼蒂罗笑了一下。
“真了不起,”他说,“情况完全令人满意。”
“你是说,每个中转站工作都很正常?”
“是的,阿曼蒂罗博士,”曼德默斯得意地说。 “那你就可以引爆了?”
“只要我计算出w粒子到达一定的密度就行了。” “要多长时间?” “15~30分钟。”
阿曼蒂罗紧张地等待着,曼德默斯终于说:“好了,我计算好了。我定下2.72密度。这样,150年之后,地球上就只剩几小块没有核辐射的地区了。我们只要等150年,各殖民世界将分崩离析,足可让我们宇宙世界瓜分了。”
“我不可能再活150年了,”阿曼蒂罗缓缓地说。
“我为你深感遗憾,先生,”曼德默斯干巴巴地说:“但我们现在谈的是奥罗拉和宇宙世界。其他人将继承你的工作。”
“譬如说,你?”
“你答应过我继承你机器人学研究院院长的职位。你看,我以自己的工作赢得这一职务。因此,我也完全可能在将来成为议长,并且,我将坚持肢解殖民世界的政策。”
“看来你过分自信了。如果你开动w粒子流后,在150年中可能会有人关闭它,那你怎么办?”
“这不可能,先生。一旦开始这个过程——释放w粒子流的过程是不可逆转的。”
阿曼蒂罗说:“曼德默斯,你说你已赢得了院长的职位。但决定谁当院长的是我!”
曼德默斯寸步不让。“不,先生。整个计划的技术细节只有我知道,你并不清楚,你也不可能获得这些技术细节的资料。”
阿曼蒂罗说:“你不可能强行从我手中夺取院长的职位!”
曼德默斯说:“现在是谈论政治的时候吗?刚刚你还在催我尽快引爆呢!”
“啊,我们不是在研究调整w粒子流问题吗?你要调整在2.72的密度,是吗?我不知道这是否合适。整个装置可调整的密度范围是多少?”
“从0~12,但2.72是最合适的,误差不超过0.05——这你该满意了吧。14个中转站都调整到这一密度。”
“但我认为,正确的数字应该是12。”
曼德默斯瞪眼看着对方,露出惊恐的神色。“12?你知道这会产生什么后果吗?”
“我知道。在10~15年内,人类在地球将无法居住,在这期间,几十亿人将死亡。”
“这就必然导致殖民世界与宇宙世界之间的战争!难道你希望发生这样的灾难吗?”
“我再次告诉你,我不可能再活150年了。我要活着看到地球的毁灭!”
“但战争将使奥罗拉到处是断垣残壁,满目疮痍。你并不真想要发动战争吧!”
“不,我就要!我要报仇!为我200年的失败和屈辱报仇!”
“这200年的失败和屈辱,是汉·法斯托尔弗和吉斯卡特造成的,而不是地球造成的。”
“不,完全是一个地球人造成的!他就是——艾利亚·白利!”
“他早就死了,死了160年了。对一个死人进行报复,这有什么意义呢?”
“我不想再与你争论了。我们做笔交易吧!我马上把院长的职位让给你。我们一回奥罗拉,我就提出辞呈,并提名你任院长。你把密度调到12。”
“不,我不想用几十亿人的生命来换取我院长的职位。”
“是几十亿地球人!好吧,你不愿意动手那我自己亲自动手!告诉我怎么调整,一切责任由我承担。一回奥罗拉,我马上辞职,提名你当院长。”
“不,总之,还是几十亿人的生命,还可能加上几亿宇宙人的生命!阿曼蒂罗博士,我希望你能明白,任何条件我都不会接受。而没有我,你什么也做不成!开动这一装置必须用我的手印!”
“我再次请求你!” “你一定疯了!”
“曼德默斯,这是你个人的看法罢了!如果我疯了,我不会把四周的机器人都打发走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杀死我?”阿曼蒂罗简直不能相信。
“对,如果必要的话。”阿曼蒂罗从口袋里拔出了喷气手枪。“信不信由你,马上给我调整到12,要不就一枪毙了你!”
“你不敢!我死了你没有办法调整!”
“你是个大笨蛋!你死了,手还在!我可以用你的手来调整,易如扭开一个水笼头!现在,我给你30秒时间。一——二——三——”
曼德默斯目瞪口呆地看着阿曼蒂罗,惊恐万状。阿曼蒂罗继续在数数,并举着喷气手枪对准了对方。
曼德默斯声音嘶哑,低声说,“把枪拿开,阿曼蒂罗,我们都要完了。”
但这已经太迟了。真可谓比闪电还快,一只手伸过去夺过了阿曼蒂罗的喷气手枪。
达尼尔说:“很抱歉,阿曼蒂罗博士,使你受惊了。但我不能让你用枪对准另一个人。”
阿曼蒂罗无言以对。
曼德默斯冷冷地说,“你们两个机器人,我看身边没有主人,因此,我就是你们的主人。我现在命令你们离开这儿,永远不能回来。现在,没有人有危险,所以你们必须服从命令。立即离开!”
达尼尔说,“尊敬的先生,我们没有必要隐瞒我们的身份和能力,因为你们都知道了。我的朋友吉斯卡特可以探测你的感情和思维。——吉斯卡特朋友。”
吉斯卡特说:“在我们来的路上,我很远就注意到,你,阿曼蒂罗博士怒气冲天,而你,曼德默斯博士惊恐万状!”
“如果说阿曼蒂罗博士怒气冲天的话,”曼德默斯说:“那是因为两个陌生的机器人闯了过来。如果说我惊恐万状的话,也是由于你们的到来。因为,你们中的一个机器人,可以扰乱人的思维,而且,他对瓦西丽亚博士已造成了永久性的伤害!你们没有理由来干预我们的工作。现在,我们再次命令你们离开!”
达尼尔说:“对不起,曼德默斯博士,我们会遵循你的命令的,如果这儿的人不存在任何危险的话。但我们到的时候明明看到,阿曼蒂罗博士拿着喷气手枪对准了你,难道事实不是这样吗?”
曼德默斯说:“他正在解释喷气手枪的用法。他正准备放下手枪。”
“那么,我们走之前,我把枪还给他好吗,先生?”
“不,”曼德默斯毫不犹豫他说:“这样,你们可以借口保护我们而留下来——不,你可以带走!”
达尼尔说:“我们知道,你们现在呆的这个地方,是禁止人进来的——”
“这是风俗习惯,而不是法律!我们是奥罗拉人,而不是地球人,因而我们不必遵守这个风俗习惯。而且,按照风俗习惯,机器人也不能来这儿。”
“我们是由一位地球政府的高级官员带来的,曼德默斯博士。我们知道,你们来这儿是执行你们的阴谋计划——提高地壳内放射性元素的放射速度——从而对本星球造成无可挽回的破坏。”
“不是——”曼德默斯说。
这时,阿曼蒂罗第一次插话了。“你们有什么权力盘问我们,机器人?我们是人。我们发出的命令你们必须服从。”
他威严的语气使达尼尔抖动了一下,而吉斯卡特已开始转身了。
但达尼尔说:“对不起,阿曼蒂罗博士。我没有盘问你们。我只是想确认,如果我们服从你们的命令的话,你们是否会安全无恙。我们有理由认为——”
“你不必重复了,”曼德默斯说。他侧转身说:“阿曼蒂罗博士,请允许我来回答。”然后,又对达尼尔说:“达尼尔,我们到这里来,是搞人类学的实地调查研究。我们想弄清楚人类的各种风俗习惯对宇宙人行为的影响。而要追根究底,必须到地球上来。”
“你有没有获得地球政府的批准?”
“7年前我与地球政府的有关官员商量过,并获得了他们的同意。”
达尼尔低声问:“吉斯卡特朋友,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吉斯卡特说:“从曼德默斯的思维模式看,我知道他是在说谎!”
“他在说谎话,是吗?”达尼尔进一步问。 “我相信他在说谎话!”
曼德默斯镇静自如。“这是你的看法,但看法归看法,看法不是事实。你不能因为自己的看法而不服从命令。这我知道,你也知道!”
吉斯卡特说:“在阿曼蒂罗的思维模式中,他的怒火与目前你们从事的阴谋计划有关。这种怒火随时会爆发出来。”
阿曼蒂罗大叫起来:“你和他们多胡扯些什么啊,曼德默斯!”
曼德默斯也高声叫喊起来:“你别再插话了,阿曼蒂罗!你会落入他们的圈套的!”
阿曼蒂罗不理睬他:“你和他们多胡扯降低了自己的身份,也毫无用处。”他大发雷霆,摔开曼德默斯的手臂。他们什么都知道!那又怎么样?——机器人,我们是宇宙人。更重要的是,我们是奥罗拉人,来自制造你们两个的世界。还有,我们是奥罗拉的高级官员,你们必须用机器人三守则对待人,对待奥罗拉人!
“如果你们现在不服从我们,你们就侮辱了我们,伤害了我们。你们就违反了机器人第一守则和第二守则。我们在这儿执行的任务是毁灭地球人,大量的地球人,但这与机器人三守则毫无关系。现在,我把一切都解释清楚了。你们给我马上离开!”
但最后一句话咕噜了一下,阿曼蒂罗就眼睛突出,瘫倒在地上了。
曼德默斯大叫一声,扑倒在阿曼蒂罗身上。
吉斯卡特说:“曼德默斯博士,阿曼蒂罗博士没有死,他只是昏倒了,我们随时都可以叫醒他。但他将永远记不起他的阴谋计划,即使你再讲给他听,他也不会理解。因为他刚刚承认,他要杀死大量的地球人,所以我不得不这样做,同时,我也许使他永远丧失了记忆和思维的能力,对此,我表示遗憾,但也别无选择。”
达尼尔说:“你看到了,曼德默斯博士,不久前,在索拉里亚,我们碰到了机器人,在他们的程序中,人的定义被限定为索拉里亚人。我们意识到,如果不同的机器人,输入了不同的人的定义的程序,那不乱了套了吗?这肯定会造成极大的危害。所以,要我们接受人只是指奥罗拉人就行不通了。我们认为,凡是人类中的一分子,都是人,包括地球人和殖民世界的人。而且,我们认为,保护人,首先要保护一群人,或整个人类集体,其次才是保护人类个人。”
曼德默斯气喘吁吁他说:“机器人第一守则不是这样的!”
“我称之为零位守则,高于其他一切守则。” “你不会被输入这种程序吧!”
“我给自己输入了这一程序。我们一到这里,就发现你想搞破坏,你就无法命令我们离开,也不能阻止我们伤害你,因为零位守则高于其他一切守则,我必须拯救地球。所以,我请你——志愿——加入我们的行列,破坏这些仪器。否则,我不得不动手,到时你受到伤害就来不及了。”
曼德默斯说:“等一下!等一下!听我说完,我要解释一下。你们使阿曼蒂罗博士完全丧失记忆,这太好了!是他要毁灭地球,我没有要毁灭地球。所以他才用枪对着我。”
达尼尔说:“但正是你想出了这个阴谋计划,设计和制造了这些仪器。否则,阿曼蒂罗博士也不会逼你到这个地步了。他会自己动手,也不会要你帮忙,对不对?”
“对!对!吉斯卡特可以探知我的感情和思维,他知道我是不是在说慌。我制造了这些仪器,并准备使用这些仪器。但我不想按阿曼蒂罗的计划使用这些仪器。我说得对吗?”
达尼尔看了看吉斯卡特,后者说:“就我看来,他说的是实话。”
“我当然说的是实话。”曼德默斯说。“我的做法是,逐渐增强地壳内放射性元素的裂变反应,这样,在100~150年的时间内,地球人可以移居到其他星球。这会增加目前殖民世界的人口。这样,就会永远消除地球对宇宙世界的威胁,同时消除殖民世界对地球的盲目崇拜。我说的是不是实话?”
吉斯卡特说:“就我看来,他说的是实话。”
“如果我的计划成功,将会维护和平,并使银河系成为宇宙人和殖民者的家。这就是我为什么制造这个仪器——”
他用手指了一下仪器,把手指放在按钮上,并高叫:“站住!”
达尼尔向他走去,但中途停住了。吉斯卡特立在原地。
曼德默斯转过身,气喘吁吁他说:“现在指针指在2.72。一切都完成了。你们已无法使反应停止。一切都将按我的计划进行。你们也不能作证控告我。这样你们就会引发战争,这违反了你们的零位法则。”
他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阿曼蒂罗,露出鄙夷的神情。“你这笨蛋!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成功了!”

阿曼蒂罗咬着下唇,眼睛看着曼德默斯;后者似乎陷入了沉恩。
阿曼蒂罗在为自己辩解,“她坚持要那么做。她说只有她才能对付吉斯卡特。”
“可你什么也没对我说过啊,阿曼蒂罗博士。”
“当时我心存怀疑,不知该怎么对你说。” “你现在还怀疑吗?”
“不,现在我一点也不怀疑了。她已记不起事情的经过了——”
“所以,我们对事情经过也一无所知了,是吗?”
阿曼蒂罗点了点头。“是的,她以前告诉我的事她也记不起来了。”
“她不是在装佯吧!” “不,绝对不是。” “有没有办法恢复她的记忆力?”
阿曼蒂罗痛苦地摇了摇头。“谁知道呢?看来不大可能!”
曼德默斯边思考边说,“这没关系。我们知道就行了。而且,坏事变成了好事。否则,我们这位女机器人学家非控制我们俩不可!”
阿曼蒂罗点点头。“那个吉斯卡特可是个危险的家伙!”
“他们现在离开奥罗拉了?”曼德默斯问。 “是的,正在向地球飞去。”
“这个生在索拉里亚的女人真的会去地球吗?”
“她受吉斯卡特的控制,别无选择!”阿曼蒂罗叹了口气说。 “那我们怎么办?”
“得找个借口,派飞船去追击!但不能说出真相。”
“当然不能,”曼德默斯说。“但这还不够,我必须立即出发去地球。我必须加快计划的进程。”
阿曼蒂罗说,“我也去!”
“你?地球是个可怕的世界。我一定得去,你为什么要去呢?”
“因为我也必须去。我可不能呆在这儿光等待,曼德默斯。我已经等了整整一生了。这是报仇雪恨的机会,我岂能放过!”
嘉迪娅又一次进入了空间,奥罗拉又一次成了从舷窗外看出去的一颗星星。
她回忆了会见后的情况,感到迷惑不解。她被阿曼蒂罗请进一个房间,一进去她就睡着了。醒来时,她发现有一个女人和4个机器人在房间里,她进去时他们没有在房内。开始她想不出那女人是谁。经过了好长时间的回忆,她想起来那女人是瓦西丽亚。
当她与两个机器人单独在房间里时,她就问,“瓦西丽亚在房间里干什么?我怎么睡在那儿的?”
达尼尔说,“嘉迪娅太太,我来回答你的问题,因为吉斯卡特朋友回答会有些困难。”
“为什么他会有困难,达尼尔?”
“瓦西丽亚太太赶到那儿是想把吉斯卡特要回去。” “那你们为什么不叫醒我?”
“你需要休息。我们认为我们能对付瓦西丽亚太太。”
她转向吉斯卡特。“你没有话要说吗?”
“只有一点,那就是,目前的结局不可能再好了。”
嘉迪娅想了一下,感到此事只是小事一桩。目前,最重要的是飞向地球。
“我为嘉迪娅太太担心,达尼尔朋友,”吉斯卡特说。
“你做得很对,吉斯卡特朋友,”达尼尔说。“她如果再问下去,就会暴露你的特殊本领。”
“现在不知道哪些人知道了我的这种能力,这是一个麻烦的问题。”吉斯卡特表示忧虑。
“你怎么能控制瓦西丽亚的呢,吉斯卡特朋友?”达尼尔问。
“说来很复杂。当时,我想到了你的零位守则,还有我对嘉迪娅的忠诚也起了作用。最后,当4名机器人向你走来企图肢解你时,我正电子脑电路作了调整,把你看作人。所有这种种因素,使我对瓦西丽亚采取了行动。”
“我深感不安,吉斯卡特朋友,嘉迪娅单独去船长的舱房去了。”
“别担心,达尼尔朋友。让她慢慢习惯起来,这有好处。到地球上以后,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
“那你是调整了嘉迪娅太太的思维喽,吉斯卡特朋友?”
“只作了小小的调整。她自己有一种单独去见船长的强烈愿望。”
达尼尔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我还担心地球。” “你担心些什么?”
“在奥罗拉,嘉迪娅在会见议会高级官员后,你对我说过阿曼蒂罗的思维模式。在会见过程中,他有两次表现出强烈的异常的担忧情绪。一次是在谈到小型核聚变增强器,另一次是在嘉迪娅提到要去地球。我感到,这两者之间似有联系。我想,我们正在对付的危机也许与对地球使用核聚变增强器有关。阿曼蒂罗博士担心,我们去地球也许能阻止他们的行动。”
“我发现你对自己的想法并不大有把握,这是为什么,达尼尔朋友?”
“核聚变增强器的工作原理是,通过发射w粒子流,加强正在进行过程中的核聚变。我们知道,地球的能源如果是靠小型核聚变反应堆供应的,我问自己,阿曼蒂罗博士是否想用核聚变增强器(可能一个,也可能几个),来炸毁地球上的小型核聚变反应堆呢?这样引起的核爆炸,就会产生大量的热量和机械能量,并使尘埃和放射性物质充满大气。其结果即使不会立即毁灭地球,地球上的能源供应也会遭到毁灭性的破坏,从而在今后的一长段时期内导致地球文明的衰落。”
吉斯卡斯忧心忡忡他说,“这太可怕了。看来,这正是我们正在对付的危机的根本实质。那么,你为什么对自己的想法没把握呢?”
“我通过飞船上的电脑了解了地球的情况。飞船上的电脑资料丰富。结果表明,地球的能源主要是靠直接利用太阳能供应的,而不是靠小型核聚变反应堆。太阳能发电站遍布全球。因此,核聚变增强器就用不上了。”达尼尔说。
“也许,我的想法错了。要不,阿曼蒂罗博士怎么肯让我们离开奥罗拉呢?离开之后,怎么又不派飞船来拦截我们呢,达尼尔朋友?”
这时,飞船里响起了阵阵警报声。达尼尔说,“看来我们的想法没有错,吉斯卡特朋友。我早就有预感,他们会追来的!”
看来,这是奥罗拉最新型号的飞船,他们很快确定了殖民者飞船在太空中的位置并追了上来。在达吉飞船的通讯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头像。
“奥罗拉飞船‘北风之神号’指挥长利西福姆要求通话。”
达吉进入通讯中心,在对方的通讯电视上也立即出现了达吉满脸胡子的影象。
“你呼叫我有什么事,利西福拇指挥长?”
“我们知道,”利西福姆说,“你们船上有一位奥罗拉公民,名叫嘉迪娅·索拉里亚,对吗,白利船长?”
“嘉迪娅太太在船上,指挥长。”
“谢谢,船长。这就是说,她的两个奥罗拉制造的机器人R·达尼尔·奥利沃和R·吉斯卡特·里凡特洛夫也在你船上,是吗?”
“是的。”
“为此,我必须通知你,R·吉斯卡特·里凡特洛夫是一个危险的机器人。在你们飞船飞离奥罗拉之前不久,上述机器人吉斯卡特,违反机器人三守则,严重伤害了一位奥罗拉公民。该机器人必须被肢解和修理。”
“你是要我们在船上立即肢解该机器人吗,指挥长?”
“不,先生,这不行。你们的人对机器人是外行,不可能肢解他,肢解了也无法修复。”
“那我们干脆把他毁了,不就行了吗?”
“不,这样损失太太。白利船长,该机器人是奥罗拉制造的,因此,肢解该机器人也是奥罗拉的责任。我们不能让他对贵船人员造成伤害,更不能让他对地球人造成伤害,因为你们要去地球。所以,我们要求立即将该机器人移交给我们。”
达吉说,“指挥长,对你的关心我表示感谢。但是,该机器人是嘉迪娅太太的合法财产。也许她不愿放弃该机器人。当然,我不会告诉你奥罗拉法律,因为你是奥罗拉人,你们的法律你最清楚。根据奥罗拉法律,剥夺私人财产是非法的。尽管我和我的船员不受奥罗拉法律的约束,但我们也不愿意帮助你干任何违反奥罗拉法律的事。”
指挥长显得有些不耐烦了。“没有合法不合法的问题,船长。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排除危险。当然,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请嘉迪娅带达尼尔和占斯卡特一起上船。回奥罗拉后可按正常的法律程序进行。”
“如果嘉迪娅太太不愿回奥罗拉呢,指挥长?”
“她一定得服从我们的决定,船长。奥罗拉政府正式授权我把她和机器人带回去——作为奥罗拉公民,她必须服从。”
“但我不受奥罗拉法律的约束,我不愿听从外星球政府的命令把我船上的人和货物移交给你们。”
“如果那样,我只能把此看作不友好的行为。我想指出,目前我们已到达地球的外层空间。我相信,你们的人民不希望在地球附近的外层空间里打仗吧!”
“这我知道,指挥长。我不希望有任何敌对行为,我也没有任何不友好的意图。但我必须立即回地球。我们的谈话已使我丧失了不少时间。如果我船向你们靠近,或我船等你们靠近,这会使我丧失更多的宝贵时间。”
对方的指挥长皱起了眉头。“船长,我最后一次提出我的要求!”
“那我得征求嘉迪娅太太的同意,”达吉说。
“好吧,马上去,别拖延时间,”利西福姆高声说,“如果你继续飞向地球,我将认为这是不友好的举动,并将采取相应措施。”
“怎么样?”达吉严肃地问。
嘉迪娅面露忧色。她看了看达尼尔和吉斯卡特,两个机器人一声不吭,也一动不动。
她说,“我不想回奥罗拉。他们要吉斯卡特是借口,他们要的是我,达吉。你看,我们有什么办法吗?”
达吉双手一摊,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他们是一艘大型的新式战斗飞船,而我们只是一艘普通的商船,根本无法与其抗衡。再说,我们飞船已进入太阳系。太阳系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神圣的空间,我们不能在太阳系内战斗。”
吉斯卡特说,“我可以讲几句话吗?” “讲吧,吉斯卡特,”嘉迪娅说。
“他们要的是我,不是嘉迪娅。你如果无法自卫,就把我交出去,他们会同意让嘉迪娅太太和达尼尔去地球。看来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了。”
“不,”嘉迪娅坚决他说,“你是我的,我不会轻易让你走。如果你要去,那我跟你一起去——我不让他们肢解你。”
“我也能讲几句话吗?”达尼尔问。
达吉双手一摊苦笑着说,“好啊,每一个人都说说吧!”
达尼尔说,“如果船长想用救生飞船把吉斯卡特送过去,那么,小飞船一离开,将遭到致命的攻击,不管小飞船上还有什么其他人。”
“何以见得?”达吉问。
“如果奥罗拉人认为吉斯卡特是个危险的机器人,他们决不会让他上他们的飞船的。因此,我建议,我们再来一次‘跳跃’飞离太阳系。”
达吉想了一下说,“我不交出吉斯卡特,也不后退,但也不需开火。”
“那怎么办?”嘉迪姬问。
“我另有办法,”达吉说。“嘉迪娅,你和你的机器人呆在房间里别出去,等我回来。”
达吉回指挥舱后,命令船员在任何情况下不得开火。然后进入通讯中心。
“白利船长要求与利西福拇指挥长通话,”他说。
不久,利西福拇指挥长出现在通讯电视屏幕上。
“我们马上将索拉里亚女人和她的两个机器人送来。”
“很好!这是个明智的决定!” “谢谢!”达吉打了个手势,飞船作了一次“跳跃”。
驾驶员说,“飞船新方位己确定,船长。” “好,按计划进行!”达吉命令道。
“我们正在向贵船靠近,你想开火也来不及了!”
“怎么回事?你们的飞船要撞上来了!” “是吗?这是交货最迅捷的方法。”
“你会毁了自己的飞船的。”
“还有你的飞船。贵飞船至少比我船贵50倍,我们上算啦!”
“停止前进!我们再好好谈谈!”指挥长显然惊恐了。
“我谈腻了,指挥长!让我们告别吧!”
对奥罗拉飞船来说,避免毁灭的唯一办法是回避。
达吉看着敌船在屏幕上变得越来越大了,自己的飞船在加速前进。突然,奥罗拉飞船一下子从屏幕上消失了。达吉知道,他们作了一次回避性“跳跃”。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干得好,伙计们,”他竭力保持冷静的语调。“调整航向,飞向地球!”

Leave a Comment.